【書摘】《魯賓遜漂流記》-今愛明恨

發表於2017/06/19
234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本文摘錄「魯賓遜漂流記

今愛明恨

生命多麽難以預測!在不同情況下,心境就跟著轉變了!今天所愛的,明天卻變成恨;今天追尋的,明天卻急於躲避;今天的欲望,變成明天的恐懼,甚至讓人害怕到全身顫抖──這就是在說我,現在的我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我被大海隔絕在人類社會之外,孤獨一人過著所謂的「沉默人生」,這原本是最讓我難過的事,彷彿是上天認為我不足以和眾人一起生活。對當時的我來說,能見到一個人類等同於重生,是僅次於靈魂救贖的最好祝福。然而,我現在卻因為可能會看到人而擔心得發抖,一道陰影,或一個沉默的腳印,都讓我害怕到想鑽到地底!

人生就是這麼變幻無常。驚訝的情緒稍微平復後,我產生了一些奇怪的想法。我想,這就是擁有絕對智慧的上天替我安排的人生,雖然我看不見背後的神聖目的,但絕對不該違抗祂至上的權威。我只是祂的創造物,祂有權力支配我的命運,況且,我還曾經冒犯過祂,讓我受罰也是公正的安排。我能做的就是順從、承受祂的憤怒,因為我有罪。

接著我又想,既然全知的上帝認為應該這樣懲罰我,祂應該也有辦法救我,我該做的,就是全心服從祂的旨意。另一方面,我也該保持希望,繼續禱告,安靜等候祂給我的指引。

這些想法佔據在我的腦中好幾個小時,好幾天,不,甚至好幾週,好幾個月。這些思考帶來了一件特別的影響:有天清晨,我躺在床上,腦中想的全是野人出現將帶來的危險,心中很不安,此時,那句話忽然浮現腦海:「在患難之日求告我,我必拯救你,你也要榮耀我。」

我興奮地跳下床,我的心獲得鼓舞,馬上虔誠地向上帝禱告。禱告完,我拿起聖經開始讀,讀到的第一句話是:「要等候主吧,要振作,要堅固你的心。我說:要等候主。[1]」我難以描述這句話為我帶來多大的安慰,我帶著感激放下聖經,不再難過(至少當時是這樣)。

就在我腦中混雜著這些思緒、擔憂和反省的時候,有一天我突然想到這一切或許都是我的幻想,那個腳印可能是我下船時留下來的。這也讓我更有精神了一點,我開始說服自己一切都是幻想,那只是我自己的腳印:我在那裡上船,當然也是從那裡下船的啊!況且,我也不能確定自己走過哪些地方,又有哪些地方沒走過。假如腳印真是我的,那我就是那種編造鬼怪故事想嚇人,自己卻最害怕的傻瓜。 

我鼓起勇氣出門,我已經三天三夜沒離開城堡,糧食快吃光了,只剩下一點大麥餅和水。此外,山羊也該擠奶,這原本是我每天傍晚的消遣。那些可憐的傢伙,太久沒有擠奶,一定讓牠們很痛苦,也確實有幾隻幾乎擠不出奶了。

我不斷鼓勵自己相信那是我的腳印,我只是自己嚇自己。於是,我終於出門到鄉間別墅擠羊奶。我還是有點害怕,不斷往後看,隨時準備要丟下籃子逃命。如果有人看到我這副德性,一定會以為我做了虧心事,不然就是被嚇壞了──我是真的嚇壞了。

過了兩、三天,什麼事都沒發生,我的膽子又大了一點。雖然我覺得一切只是胡思亂想,但不到海邊再確認一次,又無法真的說服自己。我必須親自去比對那個腳印跟我的腳是否一樣大。不過,到了那裡我很快就發現:首先,根據停船的位子來看,我不能在那個地方上岸;其次,當我拿腳一比,發現腳印比我的腳大上許多。這兩件事,讓我的腦中再度冒出許多新的想像,我的鬱悶升到最高點,像得了瘧疾一樣打冷顫。我又跑回家,我相信有人曾經在那裡登陸;也就是說,島上已經有了其他人,或許哪天會突然碰上,但我卻不知道該怎麼確保自己的安全。

噢!人在恐懼時做的決定,如此荒謬!恐懼會使人放棄合理的方式拯救自己,我想到的第一件事是──拆除籬笆,把羊群全部野放回樹林中,這樣敵人就不會發現牠們,不會為了搶羊經常跑來島上;接著,要破壞掉那兩塊種穀物的田地,免得他們發現後,為了穀物不斷造訪。還要拆掉茅屋和帳篷,一旦他們發現有人定居,可能會深入搜索,企圖把人找出來。


以上就是我第一個晚上所想的內容,回家後,我的心中再度被憂慮填滿,滿腦子幻想。我得說,害怕危險的恐懼比危險本身可怕千百倍,而焦慮帶來的痛苦,往往大過壞事真正造成的痛苦。更糟糕的是,這次我沒辦法跟以前一樣,藉由聽天由命的想法得到慰藉。我覺得自己就跟掃羅[2]一樣,不僅抱怨非利士人[3]攻擊他,還埋怨上帝遺棄他。我的心安定不下來,因為我沒有像以前一樣,在苦難中呼喊上帝的名字,把自己交給祂,向祂祈求保護和救贖。要是我有這麼做,至少能比較樂觀地面對這次的意外發現,或許就能以更大的決心度過難關。


我整晚都在胡思亂想,天亮後才有了睡意,紛亂的心緒耗盡了精神,因此我睡得很熟。起床後,心情穩定多了,我開始冷靜地思考。經過一番激烈的自我辯論,我得到以下結論:這座島景色怡人,物產豐富,離大陸也不是真的很遠,應該沒有想像中那麼孤立。即便沒有人定居,或許偶爾還是會有意外被風吹上岸的船,但我住在這裡已經十五年了,卻從未看過一個人影。我想就算真的有人被沖上岸,也不會想在這裡定居,會盡快離開。我現在最可能碰上的危險,應該是遇到從對面大陸過來的人,他們比較可能是不小心被風吹來這裡的,會想要趕快離開;這些人應該很少在島上過夜,因為失去陽光和潮水的幫忙,航行會很困難。有鑒於此,我應該什麼都不用做,看到有野人上岸的話,只要躲起來就好了。

這時候我非常後悔自己把山洞挖得那麼大,還開了一道門直通外面(也就是圍牆和岩壁的接合處)。幾經思考,我決定在十二年前種下兩排樹的地方,建造第二道半圓形的圍牆。這些樹已經長得非常粗壯,我只要在間隔處打進幾根木樁,牆就會變得更密實,很快就可以完成。

就這樣,我有了兩道牆,而且我把一些木頭和舊纜索之類用得上的東西,全用來補強第二道牆,讓它更加堅固。此外,我在牆上打了七個小洞,大小正好能讓我把手臂穿出去。我還從洞穴裡運出了許多土,倒在牆角,用腳把土踏實,將牆增厚到十呎。這七個小洞是擺放短槍用的(前面提過,我在船上找到七把短槍),我把短槍當作大砲,裝設在類似砲車的木架上,這樣一來,我就能在兩分鐘內連開七槍。我辛苦工作了幾個月才完成這道牆,完工後才比較有安全感。

完工後,我又在圍牆外的空地上,插滿一種類似柳樹的枝椏。我發現這種樹長得又快又好,總共插了將近兩萬支。我在枝椏和圍牆之間保留一大片空地,讓我有足夠的空間可以看見敵人,假如他們試圖靠近外牆,我的視線也不會被小樹擋住。

不到兩年,我就有了一片濃密的樹叢。五、六年後,住處前變成一片叢林,樹木長得密實又強壯,完全無法從中穿越。沒有人會覺得叢林後還有別的東西,更別說有人定居在裡面。我沒有保留任何通路,只靠兩把梯子進出,一把先放在岩石的低處,上方的岩壁正好有個內凹的地方,可以擺放第二把梯子。只要拿開兩把梯子,沒有人可以輕易接近我,就算真的翻越樹叢,也只是在外牆的外面而已。

我可以說是窮盡了人類的智慧在保護自己,後來也證明我很有理由這麼做,雖然當時純粹只是因為恐懼而做。


[1] 摘錄自《詩篇》第二十七篇第十四節。

[2] 摘錄自《撒母耳記》第二十八章第十五節。掃羅(Saul)是以色列第一代國王,後來因為多次違背神的旨意,先知撒母耳以耶和華棄絕掃羅為由,另外挑選了大衛為王。

[3] 非利士人是居住在迦南南部海岸的古民族,領土位於現今加薩走廊以北一帶,在後來的文獻中被稱為「非利士地」。

 

書籍相關資料


 書名:魯賓遜漂流記(全譯本)

 作者:丹尼爾.笛福

 譯者:謝濱安

 出版社:自由之丘

 出版日期:2017年06月0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