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投】Rich愛回憶 攀百岳篇

發表於2016/01/13
2,624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那是大年初二的夜,在鞭炮漸歇聲中,我踩著一地碎花隨著登山隊溜入山了,這次是從南投屯原入山走能高越嶺段,目的地是奇萊南峰+南華山,這次果然奇蹟似的碰到大雪。


雪霽天晴朗,走在能高越嶺的山道忒煞輕鬆,輕飄的雪花也不知是大風將積在樹枝的積雪吹灑,還是自天空降下的新雪,新雪鋪霜也好,橫柯吹雪也行,別以為我重裝艱難在白雪灘頭,其實這一路都好走,這是台電輸送橫貫中央山脈的高壓電線路,從雲海保線所、天池保線所,一路都有人員經常往返,台電員工都是騎野火越野機車走這小徑的。

和老戰友登南華山


在大雪紛飛中登上了百岳南華山,是一種難得的寒風刺骨,這場雪一直沒有停,暮色中大雪讓樹枝全都翻成了銀白色,北國景色歷歷在目,真的美不勝收,在凍人發慌的夜裡,南華山天池山莊就像大漠龍門客棧般的緊張熱鬧,降雪的夜裡特別的冷,山莊床位也特別顯得不夠,擠得莊主好不神氣,幾杯黃湯高梁嗓門也就大了,脾氣也高了,讓我們見識了高山上莊主的排場,也些耐不住脾氣的人倔強的在雪地搭起了帳棚,我揣想就算心遠志高,也犯不著像小龍女般逼自己在冰磚上面睡覺吧,我還是無恥的縮回山莊木屋內給莊主諂媚賠酒喝兩杯吧。


南華山_天池山莊紮營

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很深的夜晚而天池山莊仍然熱鬧不已,在高山的夜色和著酒醉聲中,有人因白天趕路精疲昏死,有人長飲而不願酒醒,而我縮在暖被享受著這20年來的孤單,心隨意想而不忍睡去,這不是第一次登頂,卻是第一次過年離家窩在雪地。

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莊主彈著吉他扯著嗓門,我知道他現在講到山中傳奇了,山中總有聽不完的山野傳奇和紅衣小女孩的故事,他說那一年他悲壯滴扛著山難大體從卡羅樓斷厓走回我們山莊,那是一場可歌可泣式的搶救雷恩大兵救援行動,杯盤琅籍聲中,大家歡呼莊主的神勇,而在酒杯流觴的碎語中,我依稀聽到好事者講著雪山的另外一場緊急大行動。

黃色是登山路線,遶著圈谷冰斗可以直達雪山主峰,而越過北崚角可以往雪山北峰.


那一年雪山的春天,冰斗圈谷殘雪皚皚,在早上9點不到兩隊人馬爭先恐後登上了台灣第2高的雪山主峰,日本人稱玉山是新高山,而雪山叫次高山,這一天天氣特別的好,而視野特別的遠,山頭上每個人都讚嘆著自己的驕傲,個個躇躇滿志得意不已,在不捨聲中兩個隊伍開始撤退下山,約莫14:00隊伍回到369山莊,撤離了前線戰場而庸懶的曬著太陽睡午覺,享受著靜謐的午后時光,此時卻見兩隊領隊交頭接耳焦急不已,原來是對講機傳來山上有一個人摔壞了腿,看來應該是其中一隊有2人特攻小組,並沒有隨隊伍徹退,他們報備強攻更遙遠的雪山北峰,在回程竟然撿到了一個受傷的山友,原來他自另外一隊自行脫隊偷跑也想攻雪山北峰,但他不幸翻落了山谷,跌斷了腿自行爬回崚線後,被2人小組給遇上了,暮色將至而3個人遺落在雪山的崚線上,更糟的是崚線上此刻正下著冰苞,狀況自是危險。

我經常須要揹很多的公糧.


很短的時間內兩隊各自出動了2人小組,編成4人緊急救援隊,背包塞滿了開水、食物、醫藥包,還有最重要的手電筒,也是搶在暮色漆黑前,第1組留在圈谷下緣升火建立簡易基地站,第2組再度攀上了主峰,規劃在主峰上面可以接應慢步歸來的受傷3人小組,但是事與願違,受傷3人小組並沒有依規劃時間回到主峰,而2人在寒夜刺骨當中蹲踞在主峰的啞口崚線上展開漫長的等待。

這裡是台灣第2高峰,峰頂的夜晚彷彿是寒冷的火星,黑暗中大概只閃出短暫三分鐘滿天的星子,不知這是不是短暫的上帝時間?之後就只剩下雲霧和寒冷的黑暗了,這裡沒有植物,只有碎石斷厓,峰頂斷續的風切聲掃來之餘,只剩下2人彼此緊張的呼吸聲,其實你可以想像成是漆黑的冰雪地獄,這裡擁有絕對的安靜,而2人只是渴望遲未歸來的受傷3人呼救聲,黑暗中時間不知道是怎麼緩慢滴過去的,換上手電筒最後一副電池後,就像戰士最後一顆上膛的子彈,2人選擇了關掉電燈與黑暗共伍,為了是要留下足夠的電池走下山的路.2人都已有等待天亮最壞的心理準備。

雪山主峰,後面就是北崚角


漫長的等待當中,聲音終於由遠而近出現了,2人彼此低聲的問道是不是聽到了腳步聲?這時並沒有驚喜,因為受傷的3人應該從前面北稜角方向回來,而不該是從背後的主峰過來呀!腳步聲就在雲霧中停在3公尺外,離開又回來,回來又離開,呼叫也不理會,手電筒也照不到任何東西,其實那是很清楚的球鞋踩在碎石的聲音,但是卻又空盪盪的彷彿是來自另一個空間,難道真的這就是雪山有名的山中傳奇?2人望了望呎尺之遙的主峰峰頂方向,想起了那裡有紀念山友登頂猝死的碑,驚聳之中才驚覺,這是一條窄窄的稜線,2人蹲踞在這裡,是不是擋住路了?

 2人無法再忍受沒有終期的等待了,其中1人選擇當勇敢的突擊兵前進,他攀上北稜角向北峰突圍找人去,而留在稜線上的人就負責間歇打開手電筒指引方向,單兵往前固然危險勇敢,留在稜線點燈的人何嘗不是折磨?你不知道黑暗中的腳步聲到底會不會走前來摧燬你,天知道一整個晚上沒有停息的精神糾纏,你才會知道什麼是一分一秒鐘的恐懼 ?

雪山主峰登頂記念


勇敢的突擊兵主動展開出擊後,後面的事就行雲流水一般的快速進行了,受傷3人小組順利被帶回棱線,沿著圈谷下山和冰斗的前進基地2人會合後,幾個人非常憤怒的揍了他,那鍋香噴噴的熱鹹粥也踢翻不給他吃了,他是摔壞了腿沒有錯,但是他私自脫隊連累了大家,6個人都因為要救他而被遺留在黑暗又危險的山崚上面. 星夜中隊伍蒼惶移動下山,穿過了黑森林以後,天空已經微泛魚肚白,在即將破曉前遠遠地已經可以看到山下七卡山莊,亮起了一隊出發上山的燈火了。

雪山故事,除了古玉代人受過的傳說,還有武陵仙子的故事,一起走過的老朋友們,我想念你。


沒有錯,我就是救難隊成員,我是守在稜線上掌燈的突擊兵,我脖子掛著那片來自布達拉宮的古玉的確碎了一個角,好事者說我擋在棱線路上讓某些生物或東西過不去,而古玉缺角用來解釋祂幫我擋下在山頂的災難。

時間拉回到天池山莊酒酣耳熱的這個熱鬧夜晚,大家詠頌播報一齣又一齣的山中傳奇,今天竟然親耳聽到了我自己的雪山故事,原來故事已經在山莊無數的夜裡不斷的被傳說了,就在山莊暖被中聽頌著許多傳奇,我等待著黎明,外面下的雪量很大,天亮後的雪景令人非常的期待。


<<後記>>

我的第一座百岳是大壩

大壩壯麗的巨桶山貌,讓人震憾.

2000千禧年的前夕,重回大壩,這次是帶Beauty來看山.

什麼是山盟之約?

武陵四秀看雪山圈谷.

登玉山東峰_十峻之首

葬我於高山兮.望我大陸.  這是玉山主峰頂.

在玉山排雲.國聖說我們總是併肩作戰,我們是一輩子的戰友.

1999_大鹿林道西段, 通馬達拉溪登山口

1999_馬達拉溪,大壩登山口.

原文出處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