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栗】南庄:矮人、祖靈和消失的龍銀(上)

發表於2015/12/30
290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文.陳泳翰】

山枇杷樹的祕密   

很久很久以前,許多山上的樹木,雖然已經有了名字,卻還沒有自己的故事。有那麼一株山枇杷樹,長在河谷邊上,身手矯健的矮人們,可以輕鬆地在上頭攀爬行走。那時山枇杷樹還不知道,自己有朝一日也會成為傳說中的要角。  

矮人們的身高,不足一百公分,但是精通農耕技術,又擅長唱歌跳舞,唯一的缺點就是好色。住在他們附近的賽夏族,雖然受過矮人許多恩惠,卻受不了族中婦女老是遭到調戲,便設下了陷阱,將通往矮人住處的山枇杷樹給鋸斷一半,外頭還敷上泥巴掩飾。不知情的矮人回家途中,因為山枇杷樹承受不住重量,一個接著一個摔下河谷,最後只剩下兩人倖免於難。臨走前,逃過一劫的兩名矮人下了詛咒,警告賽夏族人若是不遵從教誨,定期為死去的矮人舉行祭典,就會承受可怕的厄運,有亡族滅種之虞……。  

位於苗栗南庄的向天湖,是賽夏族人獻給矮人的巴斯達隘祭典會場(編按 1),秋冬時節時見深濃霧氣,透著一股神祕氣氛。但若是挑選一個晴朗的夏日造訪,數不盡的映眼綠意,讓它就像是一處世外桃源:湖面上有荷花盛綻,周遭的山林中,時見柳杉、筆筒樹、台灣櫸,間或點綴著在賽夏族傳說中佔有一席之地的山枇杷、山棕、九芎等植物。    

站在向天湖的環湖步道上,欣賞山中湖泊的寧靜之美。左側即賽夏民俗文物館。 【攝.張晉瑞】
 

對住在中低海拔山區的賽夏族來說,植物是它們生活中最重要的夥伴,既是營生之所需,也是神話之所繫。重要的經濟作物像是小米,甚至還有自己的傳說故事。在族裡最重要的巴斯達隘祭典上,賽夏族人徹夜吟唱的16首祭歌,不但每一節都有一種植物的尾音押韻,歌詞內容更是反覆以植物作串場,例如「做事要勤快,採回來的山萵苣要趕快煮,乾枯表示你這人太過懶惰。」「行走在森林中不要觸摸山漆,不然皮膚會發癢,久了會潰爛。」某方面說來,巴斯達隘上的整套祭歌,其實就像是一本有聲音的植物圖鑑兼植物勸世文,與平地漢人賦予它的陰森形象截然不同。  

從賽夏族人的姓氏當中,也可以看見他們和植物的密切關係,當地有許多平地見不到、百家姓中不載的姓氏,比方源自土豆的「豆」、樹根的「根」,樟樹的「樟」,而和九芎關係匪淺的「芎」姓家族祖先,在賽夏傳說當中,甚至和九芎樹一樣,能夠不斷脫皮,常保年輕貌美。    

向天湖咖啡民宿的料理,使用山胡椒等在地香料入菜。 【攝.張晉瑞】
 

「我們族裡的老人家,自然界的知識非常豐富,他們隨便在地上蹲下來一看,就能找到很多可以吃的植物。」在向天湖經營餐廳和民宿的趙秋梅,父親和先生都是賽夏族,她說,「我自己有時候也會去拔野菜,味道濃郁的刺蔥可以炒竹筍或炒蛋,昭和草川燙後直接就可以當早餐吃,龍葵煮湯後放冰箱放一晚,第二天早上就是解宿醉的最佳處方。」  

趙秋梅經營的小店臨水而立,擁有眺望湖景的絕佳視野。她刻意在園裡保留了在地原生植物,比如裡白蔥木、杜英、山胡椒。其中被原住民稱為馬告或馬奧的山胡椒,兼具檸檬和黑胡椒的香氣,從前會被賽夏族人加入薄鹽水中,充當外出勞動時的消暑飲品。近年山胡椒異軍突起,成為香料界的新寵,雖然應用範圍日廣,野生的種源數量卻漸趨下滑,多幾株在向天湖被保留下來,原住民的傳統飲食智慧,就能多保留一份。  

「我下半輩子會一直待在這裡,雖然我是從外地嫁過來,但是這裡真的是非,常,的,好。」趙秋梅把尾音刻意誇張地拉長,細數向天湖的優點,「這裡空氣很好,路況很好,開發不多很好,是祭典所在地很好,族人個性憨厚,這點也很好。」  

向天湖邊的賽夏民俗文物館裡,二樓有將近一半的展示空間,被挪來詳細介紹巴斯達隘的始末。以一個在族群祭儀、認同中占據如此重要地位的祭典而言,巴斯達隘確實很不一樣,它核心的價值既不是歡慶豐收,也不是歌誦戰功,更沒有被用來紀念什麼偉大人物的誕生。相反地,它比較像是一種指向內心的懺悔、自省和和解,讓人不禁感覺,或許所謂賽夏族人的憨厚,正是因為每個人的心上,都還長著那麼一棵山枇杷樹。  

  • 向天湖咖啡民宿:wanlake.tw。
  • 賽夏民俗文物館:每周二至周日09:00到17:00開放參觀。  

1 編按 巴斯達隘即過去坊間習稱的矮靈祭或矮人祭,近年來為了統一用語,按賽夏族語直接音譯為巴斯達隘。現行巴斯達隘的作法,每兩年會舉辦一次小祭,十年會舉辦一次大祭。  

【更多南庄的精彩傳說,請參閱《孤獨星球雜誌》第4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