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勇闖世界14高峰 Nims Purja,一位以打破界線為生的尼泊爾登山者

Red Bull 16,625次點閱

"我叫做Nimsdai,出生於尼泊爾。在很年輕的時候就加入廓爾喀,也是有史以來第一位通過英國特種部隊選拔的廓爾喀士兵。我在英國特種部隊服役十年。在2019年,我決定放棄一切,並且在七個月內攀登所有八千公尺高山。"

"這就是我。我是來打破界限的,這是我的職責。人類的紀錄和創舉,這是我的工作。"


我是來打破界限的,這是我的職責。Nirmal Purja


這就是Nirmal Purja,大家都叫他Nims,他所做的一些事情是讓人很難以置信。像是他在沒有睡覺的情況下連續攀登兩座世界上最高的山峰。或是在他任職特種部隊"休假"期間登上珠峰。就他自己所說的,他來這裡打破界限,而這些界限的門檻可是非常的高。

他在2019年的任務在每個層面都很雄偉: 攀登所有14座世界最高八千公尺山峰,這是傳奇人物Reinhold Messner在1986年首次達成的壯舉。前一位登山者花了超過七年的時間才完成任務,而 Nims希望在六個月內完成。要做到這一點,他需要跳過長達數週的適應和恢復期,通常人們每年只能攀登一到兩座這樣的山峰。

他為這項雄心勃勃的任務取的名字從一開始就引起了人們的注意。他稱作"可能計畫"(Project Possible)聽起來就不可能。但他只花了189天就完成了攀登所有山峰的目標(你可以可以在Neflix上觀看他的"勇闖世界14高峰"挑戰不可能"紀錄片)。繼續閱讀此文章來更加認識會嘗試這種創舉的人。

Nims s kyslíkovou maskou na vrcholu Gašerbrumu IINims s kyslíkovou maskou na vrcholu Gašerbrumu II© Nirmal Purja Project Possible Ltd.

Nims解釋著,"超過海拔八千公尺的地方被稱為死亡地帶。因為從那開始,氧氣變的稀薄,人類的身體基本上會進入死亡狀態。而那正是我的遊戲場,那裏也正是我開始活起來的地方。"

"但是這項運動在於如何忠於自我,誠實面對自己,並且感到開心。從事如此極度冒風險的運動,當我們下山的時候,只想要玩得開心。"

樂趣一詞可能無法讓你與Nims賴以維生的工作有直接的連結。極度艱難和危險比較像是對的詞彙。然而,當你跟他相處下來,你會立刻明白一件事: 他在所處的環境很開心,但是當他身處在為期多天的登山苦難中,他更顯快樂。

年輕的Nims從來不怕在學校搗蛋。"我才不鳥任何人。"他說到,"就算小小年紀,我一樣打架吵架。"兩位皆進入稱為廓爾喀菁英部隊的哥哥可能幫助他這方面的發展 – 但無庸置疑,這種奮戰的心理可是從小就養成,即使不是登山。


雖然Nims出生在喜馬拉雅山腳下的米亞格迪區,但卻花上他很長的時間才回到就坐落在後院的高山上。在尼泊爾平地奇旺區的學校裡,他為了能夠參加體育活動而好好上學,而主要參加體育活動的目的是因為他知道這是幫助進入廓爾喀的機會。Nirmal Purja 於當地時間2021年1月16日,正值寒冬下成功征服K2。實現看似不可能的挑戰。© Sandro Gromen-Hayes/Nimsdai

當人在年輕的時候就達成了人生的夢想時,不意外的這個人會忽然需要一個新的夢想和目標。對Nims來說,在軍中服役是帶給家人的榮耀。把顯而易見的登山比喻放在一邊,必須要了解Nims是怎麼樣的一個鬥士,而事實上,他現在仍是如此。爭取到特種部隊的競爭是很激烈和精心挑選的,並且大多數的時間,徵選和後續的訓練任務是可以自然淘汰不適任者。超過九成的申請者沒有通過考驗。而Nims所任職的舟艇特勤團則是菁英中的菁英,無庸置疑,這是世界上最困難的工作之一。


我離開我理想的工作,投入到另一個能夠用不同方式改變世界的理想工作。Nirmal Purja


"我破紀錄成為第一位加入舟艇特勤團的廓爾喀士兵,"Nims說到,"這真的很瘋狂,因為就像真實世界的龐德。這一秒你從飛機上縱身而下,下一秒你潛在水裡,接下來你則身處在戰場之中。這曾是我夢想中的工作,但是我離開我理想的工作,投入到另一個能夠用不同方式改變世界的理想工作。"

很難說成為登山者的種子是甚麼時候在他心中種下的。不管是甚麼啟發了他,當Nims首次嘗到高山的滋味時,他已經上癮了,並且顯而易見的,世界上最高山峰會在他未來的藍圖當中。在他第一次登上道拉吉里的高山時,他想要秘密進行。他們保持低調,換掉登山裝備,穿上了較隨性的衣服,像是短褲和拖鞋。到了一定的狀態人們開始問起,因為他們實在看起來不像在狀況外的一群。

幾年後他第一次的珠山攻頂的作法並沒有改變。隨著只有幾個禮拜從軍中休假的時間,他為了要負擔攀登的費用而去了銀行謊稱需要汽車貸款。他在登山季節尾聲幾乎沒有時間適應的情形下抵達基地營,,並且告訴大家他是在英國任職的醫生。在攻頂後,他沒有上傳照片或是分享這個訊息,事實上,他一直保密著。就算事實上ㄊ是第一位正在服役的廓爾喀士兵登上珠山也不打緊,他在沒有官方的核准下完成了。


Selfie von Bergsteiger Nirmal 'Nims' Purja auf dem Gipfel des Mount EverestNims Purja als Mitglied der „Gurkha 200“-Expedition auf dem Mount Everest© Nims Purja

並不是說遵守規則真的讓他放慢了速度。他所做的事情開始傳開,得到的反應是印象深刻而不是惱怒。但只要他繼續成功下去,情況就會如此。所以以免你覺得這一切聽起來好得令人難以置信,那值得告訴你一個Nims本人不會不想提的故事,就是當他在第一次攀登珠峰時高估了自己。

抵達珠峰二號營地時,Nims決定繼續往前推進150公尺來測試一下自己對於海拔的反應。結果不是很好,並且發現自己患上高山肺水腫。

值得一提的是在高海拔地區會出現甚麼樣的問題。別管落石或是從雪上或冰上滑下來(雖然這也曾經發生),只要待在那裏就有危險性。人們需要氧氣,當地勢越高,空氣越稀薄。在基地營你可以呼吸相當在水平面一半的氧氣。當攻頂時,你的身體和大腦指獲取到一般33%的氧氣。


我認為最重要的是探索你的身體和你的極限Nirmal Purja


對於登山者來說,將人們帶到8,000 公尺的高山上是必須要有很強大自我信任的意念才能做這樣的嘗試,但是必須要非常謙卑才能生存下來。

儘管只是一些簡單的名詞,但是在那樣的海拔高度上要做任何決定都不是這麼直接了當的。沒有"安全"或"不安全"之分,只有"風險較小"和"風險程度明顯更高"。

身為一位登山者,Nims必須擁有兩個極端的心理狀態,一個是對自己完全的信任和決策能力,另一個是認知到甚麼時候高山,就如他自己所說,"基本上比你強大許多"的能力。

當他因為第一次嘗試登頂時爬得太快遇到的些微打擊,這不是真正的挫折,而更像是過程的一部分。

"我認為最重要的是探索你的身體,你的極限,以及你可以和不可以做到甚麼。"他說到,"這就是為什麼你會需要起跑線,從這裡開始。對我來說,就像我說的,我並沒有從小登山,以那時的時間點來說,我也只進入這個領域四到五年的時間。我還在持續了解自己身體更多的東西,這也是我投資在上面的地方。"

Nimsovo úspěšné zdolání Mount Everestu.Nimsovo úspěšné zdolání Mount Everestu.© Nirmal Purja Project Possible Ltd.

直到近幾年,高海拔攀登的世界從來不是關注在速度上面。遠征會花上幾個月的時間,因為登山者需要讓他們的身體適應海拔的高度。近期,一切變得快了,快得很多。Nims不是在這一塊的先鋒,其他登山者已經開始透過在家裡的高壓氧艙中睡覺來模擬低氧環境來加快適應期,而其他登山者則只是更努力、更頻繁地訓練。儘管Nims這兩項方法都沒有執行,但他仍然展現出令人難以置信的應對高海拔和從高海拔恢復的能力。

有時人們認為要實現這位登山者的成就,你需要無所畏懼。這也沒有錯。但Nims會是第一個告訴你,適度的恐懼是讓他生存下來的原因,因為你知道你無法克服在8,000公尺的地方可能出現的所有情況。

對於Nims所做的事情,他必須要了解恐懼。但是這是很有趣的地方。當被問到很簡單的問題,像是"可以說說你接下要做甚麼嗎?" Nims拒絕了,並不是因為保密的關係。

"我沒辦法說是因為我對於自己的目標感到害怕,在某種程度上,我必須說到做到。這會歷史重演,就像我完成的事情,當我說,我要在七個月內攀登十四座八千公尺高峰時,人們開始笑我,他們說,'這怎麼可能?' 普羅大眾無法想像這是可能發生的事,但對我來說這似乎是可行的,所以我現在正在腦子裡思考一個不同的計劃,但在哪呢?人們會再次說,'哇,這可能嗎'?’”


Nimes və komandası K2 dağını fəth etdikdən sonra qələbəni qeyd edirlər.Nimes və komandası K2 dağını fəth etdikdən sonra qələbəni qeyd edirlər.© Nimes və komandası K2 dağını fəth etdi

"但是我不會跟任何人說,因為連我自己都對我的夢想感到害怕。"

在Instagram時代,我們看待職業冒險家的視角已經發生了很大變化。與其說是征服自然,不如說是與其交流; 說成就,更多的是體驗。在Instagram上傳一篇你的經歷如何改變你的長篇大論,比你簡單的說"我們做到了!"而更受歡迎。Nims不僅會告訴你他們完成了甚麼,他也想要把成就輕描淡的訴說,並且告訴你在南崎舉辦的慶功宴盛況。

"當你說你是一位廓爾喀,人們都認為珠峰對你來說垂手可得。你是個很健康的人,有一個很棒的品牌。如果你不能攻頂珠峰,人們會對你很唾棄。為了那個名聲,我挺身而出。我知道我能做甚麼,跟我的團隊一起固定路線。我們不僅為自己的團隊,也是為當季其它在山上的登山者開闢了路線。

"在那之後,我跟我的團隊回到加德滿都,舉行盛大的慶祝典禮。當我又回去,爬了珠峰,然後洛子峰和馬卡魯峰。所以在五天內完成了世界上第一、第四和第五高峰攻頂任務,加上在南崎狂歡兩晚。當時我才意識到,'好的,我想我可以在這裡做更多的事情。' 那時我開始思考規模更大的事情',因為只有突破這個門檻,你才能有想像,然後你才能想像其他東西。"

' 那時我開始思考規模更大的事情'– 透過這一句話,你明白了 Nims 最重要的一點,他是一個夢想家。不同的是,他非常擅長將夢想變為現實。這是一種輕鬆的態度,但Nims斯無法掩飾他的驕傲。


我對自己很誠實。我真的可以做到這個嗎? 還是這只是因為我的自尊?Nirmal Purja


事實上,他對於自己的成就毫不羞怯。如果你不知道他為了攀登世界上十四座不同八千公尺的高峰做了多少努力,你可能會在見到他後不久就了解了。 其它有成就的人會這樣說可能只是想散發自己的能力或才華,而Nims也是如此。但他也會直截了當地告訴你,他做了一些了不起的事情——儘管沒有人相信他。看到他現在獲得的成就,很難相信在某個時刻,人們只是看著他達成的事情然後說"這怎麼可能"。

"我必須很堅定,因為我攀登世界14高峰就是一個完美的例子,沒有人相信我。我沒有金援,我是自己的支持者。至少我是我自己的信徒。這就是推動我的動力。這也是讓我與眾不同之處。"

正如先前所建議的,可能計畫(Project Possible)從一開始就用詞不當。當然這是可能的,因為你的鄰居有可能登上月球或贏得兩次樂透。這是非常非常不可能的—不僅僅是因為攀登,還因為後勤安排,以及相關的成本。考慮到許可證,很多人是在地表上最偏遠的地方吃飯和睡覺,那邊的晚餐(好吧,一個月的晚餐)通常是由直升機送來,因此花費累積的很快。事實上,他一開始只用了15%估計每爬一座8000公尺高峰需要的預算開始,因此他去了一趟銀行並且將房子做二胎房貸。

怎麼樣看,這次成就的規模極大: 將紀錄的兩千九百天減到一百八十九天。在幾個月的時間裡,他將自己的名字留存青史,並且改變了登山世界。他找到了每個人都說不可能完成的事,然後做到了。

當你回顧他的過去並看到他為達到目標而採取的每一步時,這一切都合理了。你會看到他所經歷的那種能夠拋開所有驕傲的想法並學習真正的自我認知的旅程。

"最重要的是,我之前跟你提過的,山教我們的是謙虛。最終山群比你更碩大。無論天氣如何,風雪如何,無論是什麼,山都高高聳立。它是很中立的。我們身為人類,具有情感,我們擁有一切。我們必須從山群身上學習很多東西。

"對我來說,當是一個很重要的時刻,我該去攻頂還是不去,我永遠對自己誠實以對。我真的可以做到這個嗎? 還是這只是因為我的自尊? 或是只因為我想要向全世界證明,或是我只想愛現,還是只因為我希望我能夠做到? 答案是,如果你有希望,如果有這些東西,如果你對自己不誠實,你就退出。這是你活著的唯一原因,對自己誠實。"

悖論是這樣的——當人們開始想到攻頂時,他們並不謙虛。我們不會爬上幾千高尺的高山來感覺自己的渺小,我們只有在抵達時會感到自己的渺小。你不會在遇到Nims時預想他已經發現了人生的目的—但顯而易見的是,他已經發現了他的人生目的: 他想向我們展示人類的能耐。



本篇文章經過 RED BULL 授權轉載,原文出處

看完後我覺得...

留言

預設頭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