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訊】拉拉庫斯回憶:我的父親高一生與那段歲月

玉山社 804次點閱
收藏

ec7d584a669152e3ed5553d54962c50c.jpg


 書名:拉拉庫斯回憶:我的父親高一生與那段歲月

 作者:高英傑

 出版社:玉山社

 出版日期:2018年07月05日




內容簡介

寫小時候的部落生活,介紹鄒族文化祭儀與氏族,紀錄日本時代人事物的「遺留」,外省「國語」的滑稽,基督教和西方人,家族故事、天災記憶等等……

它是在七十餘年的時間長度中,以個人的生命所體驗、所感受到的,試著用文字捕捉下來的紀錄。對戰後台灣歷史有所了解的人,可以在這裡看到人和時代的關連,對台灣歷史尚無系統了解的讀者,或許可以透過一則又一則的記事,找到進入陌生世界的小角門。這裡所寫的,是沈澱過後的感受,是回憶的結晶、淚的珍珠,靜靜地發著光亮。(摘錄自推薦序)

想把我心中認定的三個時期(日治時期、戒嚴時期、現在的自由民主時期)的個人和家族的遭遇,讓兒孫們明瞭。……也希望能讓大家對鄒族部落進步的過程有所了解。

高英傑,鄒族人,是高一生的第5個孩子,上有哥哥高英生(早逝),姊姊高菊花、高貴美、高澄美,下有弟弟高英輝、高英明、高英洋,妹妹高春英、高豐玉、高美英。

父親高一生是鄒族菁英,從日治時期就是部落裡引領進步思潮的代表人物,推廣農業、關心教育,參與鄒族語言、文化的紀錄與保存等,更具有音樂才華,創作出許多融合部落與自然的歌曲,戰後提出台灣西部原住民高山自治縣的構想,被國民黨政府羅織罪名受難,使得高英傑一家人有著不同於一般的遭遇。

本書是高英傑對於父親、部落,以及自己成長過程的回憶,不但記述了鄒族部落的傳統與因應時代變遷的無奈,也記述父親與家人的遭遇,為島嶼歷史補上一個原住民知識菁英的家族故事。

專業推薦

國立台灣大學歷史學系周婉窈教授專文推薦

136f65fe3211d5677641d6317f128fac.jpg


作者簡介

高英傑

本名Yavai Yatauyongana(雅瓦伊.雅達烏猶卡納),1940年出生於阿里山鄉鄒族達邦大社。1952年畢業於達邦國民學校,先後就讀省立台中師範簡易師範先修班、台中一中初中部、嘉義師院等校。在小學擔任教師、主任共計42年,曾兼任嘉義縣政府教育局音樂科輔導員、研究員。之前受到史惟亮、許常惠、駱維道等音樂先進的感召,與三弟天主教聖言會神父高英輝著手整理北鄒族傳統歌曲與創作迄今。

2003年從嘉義縣水上鄉大崙國小退休後,在嘉義基督教醫院擔任院牧部志工,並曾擔任基督長老教會嘉義中會加恩教會執事。目前指導達娜伊谷歌舞團及新美國小之古謠教學,創作有歌曲〈主基督,你的擔阮著擔〉(2003.3,使徒出版社)等新聖詩524首。

著有《土地族群親情——高一生歌曲和書信》(2007.4,嘉義大學台灣文化研究中心)、《嘉義縣鄉土DNA——鄒族戰祭》(2008.4,文化總會)。


目錄

推薦序 如果高一生得以回到杜鵑山    周婉窈  
自序   拉拉庫斯的回想  達邦山谷的回音  
拉拉庫斯(Lalakusu)  
吾雍(Uyongu)我父親  
第一個部落回憶  
嘉義強震  
給油巴那(Keyupana)  
傳統的茅草屋  
會講話的盒子  
八岐大蛇(Yamata no Oroti)  
祖父阿巴里  
父親額角的疤痕  
披肩(鞣皮術)  
族人上山打獵必備  
竹筒飯  
禁忌和徵兆  
夢卜  
室內埋葬  
獸骨放置堂  
敵首籠  
祭粟倉  
多阿巴基么(toa pakiyau)  
見過天皇的吾雍(Uyongu Honte)  
阿古雅那警部  
禮儀作法  
罐頭食物  
大社版「河童」  
青年道場  
不尋常的雷聲  
防空壕  
修練生  
機槍掃射  
蝙蝠  
改朝換代  
國歌和國旗  
奇異的語言  
復原戰士  
台東舞  
長途跋涉  
第一類接觸—郭恭(Kokongu)
山地同胞  
達邦國民學校  
下課了  
國校老師群  
甘地圖  
最後一次焚燒獵  
集體捕撈  
台南縣長袁國欽  
高山部隊  
不要殺我!  
台中下行列車  
父親獄中來信  
艱苦的歲月  
後大埔溪遇險記  
阿里山發電所  
基夫咪,答八哥!(Give me Tabako)  
C-47空投  
浴場風波  
考取嘉義師範學校  
普六班  
何處深山「琴」?  
伊拗(i au)  
是惡霸!是惡霸!  
羅季安老師  
擋火車鄉長!  
基督教進入部落  
清水溪邊的學校  
毒蛇來了  
彼咧姆是啦,彼咧老師啦!  
離開長老教會  
龐德神父  
十字國小  
雷擊的那一天  
東方的閃光  
不明飛行物體  
蔣介石的兵隊  
西洋人  
海人草  
父親僅存的手冊  
沒有燒毀的書籍  
驚魂記  
王爺駕到  
死癩蝦蟆  
警部官舍  
「仁聖吳鳳」  
不要偷看了  
中一中阿嬤  
父親的歌  
三支杉木苗  
繳交槍枝  
三兄弟的日本名  
罹患TB  
父親的家書  
母親的座右銘  

f640197c077259fb8262fd2b84e4e248.jpg



拉拉庫斯的回響  達邦山谷的回音               

鄒族老人跨越三個時期的成長隨筆

1987年夏季,我和已故妻子謝丹鳳為了孩子們的教育著想,毅然決然離開工作了14年,令人留戀的家鄉嘉義縣吳鳳鄉(現在的阿里山鄉)達邦村Keyupana老屋,前往嘉義市定居。我到水上鄉大崙國小擔任訓導主任兼音樂科科任老師,妻則就近到水上鄉公所擔任書記,兩個兒子則分別在水上國小和私立協同中學初中部就讀。適逢解除38年戒嚴令,教育局安全室及縣府人二將我們夫妻幾年來的監視紀錄銷毀,因而這段時期對我倆來說,是服公職以來工作最為順利、心情最愉快的時期,而孩子們的學習也表現優異,這已經是1961年嘉義師範畢業26年後的事了。

好景不常,丹鳳不幸罹患胰臟癌於1990年過世,父兼母職的日子雖然辛苦,但是兒子們很爭氣,先後就讀省立嘉中,並且考上理想的大學。這時雖然已經解嚴多年,但是黨國思潮依舊充斥校園,就連我服務的大崙國小學生,對於「五嶽三江是哪五嶽?哪三江?」「四川省有哪四條河流?」……等中國史地,背得滾瓜爛熟,但是詢問學校旁邊的水泥大排(嘉南大圳主幹線),則毫無所悉,連嘉義縣和台南市界河八掌溪都沒聽過,這是當時遺留的不正常教育所致。記得兒子曾在上一課和阿里山森林鐵路有關的課程時,老師不經意地說,過去鄒族有一個人叫高英傑(家父高一生的口誤)的,很厲害,在森林鐵路十字路火車站阻擋火車呢!關於家父牽涉二二八及白色恐怖的事情,我本來對兒子們低調應對,因此他們對這些事件可以說一知半解,當他回家問我鄒族有沒有和爸爸同姓同名的惡霸阻擋過火車通行?我想不能再隱瞞了。後來我很仔細地讓他們了解家父為了提出台灣西部原住民高山自治縣的構想,被國民黨當局羅織新美農場貪污、匪諜、叛亂等罪名,和多名原住民一起被判死刑的事。國民黨政府在事件前後編造了多件污衊原住民菁英的假消息,擋火車的「高山惡霸高一生」只是其中一項污衊的假消息罷了。從此,兒子們也開始關心受難事件的始末和背景。

轉眼之間,孩兒們長大,相繼離家求學、成家立業,鮮少和我當面交換意見或分享相關問題。為了讓兒子們能持續關心,我就提筆寫了〈台中下行列車〉和〈警官宿舍〉兩篇文章,純粹寫給兒子們了解,沒想到日本天理大學下村作次郎先生看了我的〈台中下行列車〉隨筆後,鼓勵我多寫幾篇到日本「高一生(矢多一生)研究會」,因此增補了〈第一個部落回憶〉、〈嘉義強震〉、〈給油巴那〉等,交給研究會刊登。

2003年退休之後,妻子林娟微帶領我重回基督教長老會加恩教會,開始參與教會的各項事工,並且到住宅附近的嘉義基督教醫院院牧部擔任志工,也有充分時間整理鄒族傳統歌曲及過去寫過的童謠,同時繼續書寫個人成長過程紀錄。當時的想法和過去一樣,想把我心中認定的三個時期(日治時期、戒嚴時期、現在的自由民主時期)的個人和家族的遭遇,讓兒孫們明瞭。就在前年,透過周婉窈老師的引介,魏淑貞總編和蔡明雲編輯得知我的論文拙作和幾篇隨筆收錄在日本《台湾原住民族の音樂と文化》(2013,草風館)裡,徵詢我出版的意願,她們的抬愛,讓我深深感動,也激勵了我寫作的意願和動力。

日治時代初期,鄒族還停留在小區塊的手鍬農業,部落型態是漁獵社會,在短短百年,三級跳來到工業社會、科學時代,衝擊是何等地大啊!但願拙作能讓大家對鄒族部落進步的過程有所了解,我,原住民老人,由衷地期待。

2018.6.13

*本書書介由玉山社提供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