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黃美秀靠傻勁 傾生命守護台灣黑熊

udn聯合新聞網 319次點閱
收藏

2020-02-07 00:00 聯合報 / 採訪、撰稿/陳昭妤

1f5623c27bbdfddf699d460c9ef5b79f.jpg

台灣黑熊保育專家黃美秀。 攝影/陳立凱、圖/台灣黑熊保育協會提供


一個念頭的改變,也能改變地球

UDN與合作夥伴勞力士一同關注地球環境的發展

探訪秉持信念為環境保育付出的卓越不凡人士

以及他們的環境保育項目

希望能創造一個更可持續發展的未來

「保護地球,恆動不息」,深信此價值的勞力士,多年來以「雄才偉略大獎」支持著全球為環境默默付出的鬥士們。如甫獲大獎的印度保育專家克里蒂・卡朗斯(Krithi Karanth),她因看著家鄉的野生動物,生存面積被擠壓至土地面積的5%,導致居民與動物(如豹、虎及象)間每年發生數以千計衝突與傷亡,決定投入開展「Wild Seve」服務,除了協助生活於野生環境附近的民眾,申請索償被動物侵襲後的損失,也進一步拓展教育計劃「Wild Shaale」,讓居民深入認識野生動物,學會共存。

在台灣,長期於台灣山林裡追蹤、研究黑熊的黃美秀,也將「一念之間,改變地球」,以近乎傻勁般的隻身之勇,展演出了極致。「台灣本島現在已經看不到雲豹、水獺了,還能見到黑熊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蓄著短髮的黃美秀,熱情直爽。投入黑熊研究23年,談及某些黑熊慘況時,話尾仍掛著激動,該批評的保育現況亦毫不遮掩。當眾人以為她因深愛黑熊而情感滿溢,她卻話鋒一轉:「我其實沒有大家想像地熱愛黑熊,我對牠們一直很客觀。」


山裡斷掌堅定決心

自力赴美國進修,黃美秀當年雖已決定攻讀保育生物相關,但心中並無特別執著的動物類別。也因當時的研究所教授專精美洲黑熊,她才跟著投入熊的世界,「誤打誤撞,算是買老師送黑熊吧!」

真正視黑熊保育為職志,是多年後回台,在玉山國家公園做論文研究,親見台灣黑熊斷掌時。「15隻裡面有8隻斷手斷腳,全都中過陷阱,當時就覺得台灣黑熊怎麼這麼衰,已經瀕臨絕種了,還在這麼深山的地方受重傷,這都已經是最好的國家公園保護區,可見外面有多慘烈。」

震撼的斷掌畫面,日以繼夜縈繞著她。「想到接下來牠們可能會完全不見,我沒辦法裝死,放著不管。」儘管她深知,在人力、經費、觀念都還不足的台灣,踏進保育這條路,勢必是條不歸路。但她仍咬著牙上路,二十多年過去,成立了專業團隊、黑熊保育基金會,也因扎實的野外研究成果,成了眾人口中的「黑熊媽媽」。

6fb444317cb2a5a8c92611c5cdf595a9.jpg

黃美秀把自己對黑熊的保育經驗,集結成書。 攝影/陳立凱、圖/台灣黑熊保育協會提供


深入山林寫好遺書

「現在台灣唯一跑野外做黑熊研究的,只有我們團隊,我不做就沒人做了。誰叫保育沒有選票,預算一年比一年少。我只有一個目標,就是讓黑熊從瀕臨絕種降成保育類動物。」

背著重裝,瘦削的黃美秀近五十歲了依舊跑在第一線。台灣深山地形複雜,恐懼人類的黑熊,多處在人跡罕至的險峻環境裡,黃美秀一行人常一進山裡就失聯。「我們的研究路線不是懸崖峭壁,就是連路都沒有,不可預期性太多了,所以我遺書也寫好了,像是後事怎麼處理。不是說隨時準備上山赴死,而是不要造成親友麻煩。」

那封遺書,至今仍躺在黃美秀的乾燥箱裡。儘管如此,鄉間長大的她依舊對山林抱著高度熱情。「跑野外是保育工作裡最精華也最快樂的。我從小就在田裡赤腳跑來跑去,爬樹、釣青蛙、抓蟋蟀,在山裡讓我很自在。興趣是支撐我做到現在的原因,也是一次次把我從谷底拉上來的力量。」

f5107e3d035ecc86828232d36b0ae6cd.jpg

南安小熊好奇心強烈,對各種食物來者不拒。 攝影/陳立凱、圖/台灣黑熊保育協會提供


南安小熊軟化硬漢

前陣子,成功野放躍上新聞版面的「南安小熊」,讓自稱「硬漢」的黃美秀首次對熊動了真情。當時於南安瀑布旁迷路、受傷的牠,疑似與媽媽走失,經民眾通報後,黃美秀發揮專業,沒多久便找到小熊,帶回養傷、進行重回山林的野放訓練。八個月裡,人熊間也建立起難得的情感。

黃美秀說,到山上處理受傷的熊隻時,過程大多緊迫,「一兩小時內要把熊放走,麻醉時也很緊張,沒弄好可能會害牠們死掉。其實我們在野外看到熊的機會很少,因為大部分看到人類就會開始跑,更別提觀察牠們的生活模式。」因此南安小熊對黃美秀來說,簡直像「老天給的禮物」。

照養過程中,透過攝影機,團隊得以近距離研究黑熊的行為模式,貪玩的小熊也擄獲眾多研究人員的心。「牠會到你前面邀玩,讓你感覺很親近。有時排班還沒輪到我,我就想跑去看牠,看看小屁熊又在幹嘛了,有沒有長胖了。」但為了確保黑熊回到山林後,不因太過親近人類而受到攻擊,人熊仍須維持一定距離。然而提起小熊時,黃美秀依舊滿臉憐愛,「到現在看牠的影片還是會忍不住傻笑。」

35a23112510762ea25f4fc4642fa8093.jpg

黃美秀至今仍在野外第一線觀察黑熊。 攝影/陳立凱、圖/台灣黑熊保育協會提供


別再黑化台灣黑熊

透過記錄南安小熊的照養與野放過程,民眾對台灣黑熊的印象漸漸扭轉。「很多電影都會把熊塑造成站立的攻擊姿勢,但真實的熊不會站那樣,也不會無緣無故攻擊人,牠們不吃人肉,我們根本不是牠的菜。通常是人類想靠近拍照或獵捕,才讓牠們啟動防衛機制。」

她直言,熊確實是猛獸,看到時還是要保持距離,但只要尊重不打擾,彼此其實可以和平共生。

目前台灣黑熊數量約僅四、五百隻,但黃美秀認為,台灣擁有百分之60的森林覆蓋度,棲息地完整,至少可以容納五千隻到一萬隻。「非法狩獵還是最大原因,我到現在接觸過30幾隻熊,一隻被槍殺死亡,17隻斷手斷腳,這還只是浮上檯面的數字,所以我有相當理由繼續努力下去。」

黃美秀認為,黑熊的存在顯示台灣環境還宜人居,還有足夠的山林可以包容各種生命,「人類一直忘記自己跟大自然是唇齒相依的。如果沒有『眾生』的概念,最後人類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697993a12e396f9c1178e55183ee7501.jpg

克里蒂·卡朗斯Krithi Karanth(中)與同事檢視動物觀察的數據資料。 攝影/陳立凱、圖/台灣黑熊保育協會提供


讓人類與動物 安全相處 啟動 Wild Seve計劃

●一如印度保育專家克里蒂・卡朗斯,已將「Wild Seve計劃」擴展至1,000多個村莊,讓人類及野生動物皆更加安全。此外,她已展開保育教育計劃「Wild Shaale」,接觸249間學校多達一萬五千名學童,扭轉眾人與野生動物的相處模式,期望日後能成為社區保育的全球典範。地球兩端,兩個女子,在山林裡、叢林邊,繼續用最純粹的心,實現讓人類與自然萬物共生的終極理想。

資料來源:udn聯合新聞網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