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蟲】毛毛蟲選美大會

發表於2012/09/06
20,600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蝴蝶和蛾的小時候都被稱為毛毛蟲,但牠們不一定都有毛,多數也都是無毒的,只有某些毒蛾、刺蛾等為了保護自己,而擁有毒毛、毒刺,碰觸到會導致過敏、刺痛或搔癢等症狀。有一首台語的童詩是這樣念的:「毛毛蟲,慢慢爬,爬到花園去玩耍,蝴蝶看了真好笑,怎會一隻軟綿綿。」這首詩令人忍不住會心一笑,因為蝴蝶已然忘記自己本來也曾是一隻毛毛蟲,反而嘲笑著毛毛蟲的緩慢和外表。你會不會也在繁忙的生活中,逐漸遺忘本來屬於自己的模樣呢?

但其實毛毛蟲可不是全都長得一個樣,每一種還各有特色,甚至仔細觀察,還會發現牠們不但不難看,並透著幾分可愛呢!那麼,今天就一起來參加我們的蛾類毛蟲選美大會,看看是哪一隻毛蟲,最讓你印象深刻或喜歡呢?下次在野外看見牠們,希望你不會再驚慌走避,而是願意停下腳步,仔細觀察牠們有趣的各種生態哦!


高來高去的“吊”客─經常有機會見到牠們被一根絲拉著懸吊在羅漢松的葉片間
懸吊在蘭嶼羅漢松上的黃帶枝尺蛾(橙帶枝尺蛾) Milionia basalis pryeri Druce, 1888幼蟲攝於桃米蘿蔔坑


時髦毛刷─都告訴你不要來打擾我了!看不懂哦!
遇到騷擾會張開毛茸張牙舞爪的褐帶蛾幼蟲 攝於梅峰


簡約雍容的貴婦蟲─唉喲!我都已經盡量低調了,還會被你發現!
吃大理花的Tiracola plagiata (Fabricius, 1857) 掌夜蛾毛毛蟲 攝於梅峰



 分開的黃色牙齒拼圖─以黑為底,兩側則是不規則格狀的黃色,是誰拼的拼圖呢?
超橋夜蛾 幼蟲 攝於奧萬大


把高速公路穿在身上──會隨著身體的扭動而轉彎的高速公路,是誰在上頭行駛呢?
呈現獨有著韻律感的斜紋夜蛾毛蟲 攝於桃米 蘿蔔坑


 穿白色護腰的毛蟲──請問這樣的護腰哪裡買?搭起來真好看!
弓起身子走路的Plusiodonta coelonota (Kollar,1844) 肖金夜蛾毛蟲攝於桃米蘿蔔坑


渾身是毒的毒販─不知道在大自然裡黃色和黑色都是警戒色嗎?惹到我就讓你好看!

這種常見的黃毒蛾幼蟲,若是不小心接觸到,很容易全身過敏哦!攝於桃米 蘿蔔坑


周身插滿針的劍客─我使劍的方式是劍不出鞘的,但毒素會從劍端而出!
同樣有著鮮豔體色的雪黃毒蛾幼蟲,似乎在提醒人們,我有毒!勿近! 攝於梅峰


紮髮髻的毛蟲─典雅在這個年代,會像古典看齊嗎?
身上披著鮮艷黃色的小白紋毒蛾幼蟲 攝於梅峰春陽分場


綠中遊魚─如果我是一隻魚,我只在綠色葉海中游泳。

吃千斤桐或馬桑的基斑毒蛾毛蟲 攝於梅峰春陽分場


乘葉船從天而降的毛蟲─這種蟲經常搭著凋落號葉片降臨,下一次的航程又要從哪展開呢?

食性廣泛的的Dasychira sp.毛蟲,身體上的配色非常令人驚艷!  攝於梅峰





閃電俠─需要“觸電”感覺的話,找我就沒問題了!造形特殊,顏色艷麗,質感像果凍的各式刺蛾,被刺到的代價可是很疼的哦!有人形容說很像是被電到一樣呢!


沾著露水的鋼刷蟲─什麼難洗頑強的汙垢,遇見我就自己先
落跑啦!
有著醒目條帶的暗點燈蛾幼蟲


黑白配─黑白配,男生女生配!黑色和白色真是絕配!

黑白對比強烈的粉蝶燈蛾毛蟲 攝於梅峰春陽分場


軟糖蟲─這種軟糖是什麼口味的?哪裡買?
吃茄苳的茄苳斑蛾毛蟲  攝於桃米蘿蔔坑


杜鵑使者─杜鵑葉上爬,不離不棄,我是杜鵑的忠實擁護者!
吃杜鵑的 Rhodopsona rutila (Jordan, 1910) 杜鵑紅斑蛾毛蟲 攝於梅峰



鬍子怪客─我的大鬍子造型如何?很嚇人吧!
看起來很有威嚴的青枯葉蛾幼蟲 攝於日月潭與蓮花池


隱形遊俠─什麼!?我穿成這樣低調你都認得出來!那我得再改進一下戰略嘍!
在青楓樹幹上發現的大灰枯葉蛾毛蟲,像不像一條灰褐色的拉鍊? 攝於梅峰


葡萄葉上的綠指頭─哼!我就是愛吃葡萄,怎麼樣!
吃山葡萄的紅裏斜紋天蛾(後紅斜紋天蛾)Theretra alecto幼蟲 攝於桃米蘿蔔坑


變身怪蟲─牠的幼蟲擁有很多顏色的服裝!常常讓你頭昏眼花搞不清楚不同顏色也是同一種蟲哦!有指頭般粗吃煙火樹的鬼臉天蛾幼蟲 攝於桃米 蘿蔔坑


多眼蟲─牠的身側有好多眼紋,這樣可以把世界看清楚一點嗎?
吃旋花科植物的白薯天蛾(甘薯天蛾/蝦殼天蛾) Agriusconvolvuli (Linnaeus, 1758)幼蟲
攝於桃米 蘿蔔坑


清涼蟲─牠彷彿把冰涼穿在了身上,還有下雪般的白點,完全不需要吹冷氣!
吃日日春的粉綠白腰天蛾幼蟲 攝於台北


噴射機的代言者─我跟牛肉沒關係啦!但是我變成蛾以後飛很快,速度絕對快得讓你大吃一驚!
霜降天蛾(細斜紋天蛾) Psilogramma increta (Walker,1864)幼蟲,別看牠胖嘟嘟的,長大變成天蛾後,每秒可以飛行五公尺呢! 攝於桃米 蘿蔔坑



果凍哲學家─我看起來有種透明的質感,而且我經常在沉思呢!喜歡吃栓皮櫟葉子的銀目天蠶蛾幼蟲,長大可以變成手掌般大的天蠶蛾哦! 攝於梅峰

原文出處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