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勇敢ㄟ台灣郎!K2, WE TOO!呂忠翰、張元植6月出發挑戰攻頂「山中之山」K2

K2 Project 張元植X呂忠翰八千計畫 2,448次點閱
收藏

K2, WE TOO!呂忠翰、張元植6月出發挑戰攻頂「山中之山」K2
突破500萬!募資最後兩天 支持台灣青年登山家走更遠

台灣青年登山家呂忠翰、張元植,將於6月14日啟程巴基斯坦,準備挑戰世界第二高峰、海拔8611公尺的K2。若能成功登頂,將寫下台灣登山史新紀錄。

兩人今(29日)分享挑戰K2的準備,並感謝支持群眾募資計畫「K2 Project」的應援者。這是台灣史上第一個登山群募計畫,自四月18日上線以來,獲得超過1600人相挺,募資金額超過500萬元,距募資結束、5月31日23:59剩下兩天,群募總發起人詹偉雄期盼獲得更多支持,滅火器樂團主唱楊大正,今首度公開獻唱K2應援新曲,也與應援者群唱〈島嶼天光〉,用行動支持K2,We Too!

張元植、呂忠翰已於本月15日,成功登頂世界第五高峰、位於尼泊爾的馬卡魯(Makalu)峰(8485公尺),同日登頂的還有台灣登山女傑詹喬愉。這是台灣人首度登上這座高峰,其中,呂忠翰採無氧方式登頂,別具意義!

全世界共有14座8000公尺以上的高峰,其中,K2位於歐亞大陸中心最荒涼地帶,攀登難度遠超過世界最高的珠峰(聖母峰/8848公尺),光是要抵達攀登起點的基地營,就要跋涉冰河長達7天7夜,至今,全球僅460人左右登頂成功。

呂忠翰、張元植選擇先攀登高度8485公尺的馬卡魯峰,作為挑戰K2的暖身,希望了解在那樣的海拔高度,兩人身體的適應情況。在馬卡魯攀登期間,共有四人死亡,其中一人為雪巴。

1d36131800bf02c6b5ad4714465d354e.jpg

6400公尺處往下回望沿著冰河而上的登山路線 (拍攝者:張元植)

c54af5a194bf1cb2d54d69ba2452a79a.jpg

阿果在6800m附近(拍攝者:張元植)

1d6a8d11f995f15be9b038c167a0362c.jpg

阿果在7000m處頂著風向上爬 (拍攝者:張元植)

53180a99f4198417d77721dd2c69d465.jpg

元植登頂照 (拍攝者:三條魚)

37c410126cd526fd9c5c25877517326e.jpg

阿果登頂照 (拍攝者:阿果)


「這次的攀登還滿順利,策略上與預計差不多,沒有太多失誤。」呂忠翰表示,「相較去年攀登南迦帕巴峰,今年心理上相對輕鬆。」呂忠翰坦言,原本也會擔心自己在8400公尺以上的狀況,「但比我想像中容易。接下來準備面對K2、8600公尺的高度,要更專注,滿有信心的!」

無氧成功登頂馬卡魯峰,呂忠翰瘦了6公斤,「其中4公斤是肌肉」,他說,「在7000公尺多住了兩晚,消耗其實滿大的。」在評估身心狀態後,呂忠翰仍選擇無氧方式攀登,他笑說,「元植一直說吸氧很舒服、很暖和,對我這種手腳冰冷的來說,真的太邪惡啦!」

相較於學長呂忠翰,張元植此行完全沒瘦。張元植說,「多少有點贊助壓力,希望以成功登頂為優先。」張元植說,攻頂當天雪巴狀態不佳先撤了,「半夜出發、氣溫零下20幾度,覺得自己還是有點怕怕的,決定吸氧、安全點。」

「馬卡魯比我想像中難一點點,但行前功課都有做到。」張元植說,從第二營到第三營,直上八百公尺大陡坡,整段都是岩石混冰雪地形,「有難度。」呂忠翰也同樣認為,這一段比想像中難一些,消耗較大。

有了馬卡魯的登頂經驗,張元植說能了解到那高度的情況,他有信心地說,「若在K2天氣好、用氧氣的話,『相信一定可以登頂』,自己的身體不會當機。」他也說,「若有機會的話,會嘗試挑戰用無氧登頂K2。」

馬卡魯登頂返國後,元植笑說,「媽媽做了一大堆菜給我吃,我上山末梢神經會冷,回來媽媽特別燉湯、冬蟲夏草雞湯啦!」

兩人預計在6月14日再度啟程,經北京轉飛巴基斯坦,估計K2攻頂時間落在七月20至25日左右。這段期間除了休息、也仍維持輕度訓練。談到K2群募計畫獲得許多支持,張元植說,「大恩不言謝,我會認真爬!」呂忠翰說,「一回來台灣,知道募資情況,覺得有些不知所措,很多不認識的人很支持,我真的不知道怎麼感謝大家。」呂忠翰強調,「攀登八千公尺高山,我們希望把最重要的『探險精神』帶動延續下去!」

37ee2008778bf9f3456b9ac8d6478fc2.jpg

健行至基地營路途 (拍攝者:阿果)

affc2bb0a89ee4b373cd2f31bb62f531.jpg

基地營-第一營中途6100m (拍攝者:元植)

676ebd9f343d26298c5a2a90e9d45e91.jpg

第二營,背景為聖母峰與洛子峰 (拍攝者:張元植)


【K2介紹/文:張元植】

海拔8611公尺。攀登死亡率26.5%

世上唯一一座沒有原生地名的山峰,可見它的荒遠;對任何視野可及的人類聚落,它都遙遠到不值得賦予意義。於是從十九世紀起,它就以英國測量隊給予的代號:K2,流傳於世。

但在登山者的世界,它可能是少數還被人們傳頌、記憶的「第二」。

二十世紀九○年代中葉,當商業登山大舉進駐聖母峰,沒啥經驗的客戶,都能在氧氣及雪巴嚮導護駕下步上世界之巔,這個巔峰的光環也就不那麼璀璨。

「聖母峰是有錢人的遊戲,K2則是登山家的聖杯」K2以它的陡峭、艱難與變幻無常,在商業浪潮中繼續保持它的孤高。

作為最後一座尚未有人在冬季登頂的巨峰,近年,每當狂嘯的季風籠罩,世界的目光都會集中在它龐大的山體上,等待哪一群瘋子去實踐這個未曾有人完成的夢。


【馬卡魯介紹/文:張元植】

海拔8485公尺。攀登死亡率8.6%

由西往東看,藏身在聖母峰與洛子峰(Lhotse/8516公尺/世界第四高峰)之後那座黝黑陰暗的金字塔,就是馬卡魯峰。

Makalu在當地語言中意為Big Black—大黑,正是指它那龐大高聳的西壁,它陡峭到無法讓冰雪駐留其上,因此永遠以剛硬的黑色岩石示人。

這面山壁無疑是個傳奇。成長自歐洲阿爾卑斯山脈的攀登者,信奉著阿爾卑斯風格(Alpine Style)的攀登哲學,認為登山的本質就應是純粹而公平,僅以強大的個人能力面對高山的挑戰。但目前,這套在馬卡魯尚未行得通。懸垂的西壁在擊退許多當代最頂尖的登山者後,終於被蘇聯國家攀登隊以軍事化的大規模作戰攻克。

但是更耐人尋味的,則是隨後引發的,關於登山風格與倫理的論戰。

如今,以阿爾卑斯風格攀爬馬卡魯西壁,依舊是屬於未來世代的終極難題,等待最有創造力的攀登者克服。

96ae71c798162d038d163a8aa9801c7b.jpg

第二營-第三營中途6900m (拍攝者:阿果)

4b21d03c7cace1a4211d0d12e914e521.jpg

第三營-第四營中途7500m (拍攝者:元植)

資料來源:K2 Project 張元植X呂忠翰八千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