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聖母峰的「巔峰塞車」:登山客搶攻頂堵山路,3人衰竭死

udn聯合新聞網 1,571次點閱
收藏

40744a7c66a4133024606062a774275e.jpg

圖為5月22日當天的排隊照片,在喜馬拉雅山的聖母峰攻頂隊伍中,短短24小時就傳出3名外籍登山客。 圖/法新社


【2019.5.24 尼泊爾】

聖母峰的「巔峰塞車」:登山客搶攻頂堵山路,3人衰竭死

「他們在世界最高的地方,因『塞車』而死亡。」征服世界之巔「聖母峰」,是許多登山愛好者一生準備的「夢想朝聖」,但在海拔8,848公尺的高山上,每一分一秒的猶豫,都能帶來致命的風險。5月22日,在喜馬拉雅山的聖母峰攻頂隊伍中,短短24小時就傳出3名外籍登山客,在「排隊攻頂/下山」的路上,因人潮過多、排隊過久而衰竭死亡。尼泊爾當局表示,由於聖母峰的「春季登山季」即將告入尾聲,22日的峰頂氣候又份外晴朗,因此超過200名登山客與響導,才會在同一時間段群起攻頂——儘管這樣的「巔峰光景」不算罕見,但因排隊而死的故事,卻也反應出了「登山產業」的管制困境。

延伸閱讀:〈極限登峰身後事?暖化融雪,聖母峰登山遺體群的腐敗危機

尼泊爾的《喜馬拉雅時報》報導,死在聖母峰的3名登山客,分別是來自美國的唐納.凱許(Donald Cash,男55歲),以及印度的安加里.庫卡尼(Anjali Kulkarni,女55歲)與卡帕納.達斯(Kalpana Das,男49歲)——3人都死在22日的攻頂行程中,殞命原因則都是高山症併發的猝死。

凱許的雪巴人嚮導表示,5月22日事發當天,聖母峰頂峰區域的氣候狀況強朗良好,因此包括響導、領隊與登山客在內,短短幾小時內就有超過200人發起攻頂,但一時湧入的人潮卻讓登峰路線陷入「塞車」,等待人龍的極限煎熬,也讓許多山友體力不支、並出現嚴重的高山症現象。

一般來說,聖母峰的攻頂時機,主要會分成11月與5月的「乾季」為大宗季節;而在今年的春季,尼泊爾政府也發出了41團、一共378張攻頂許可(378名登山客+378名嚮導),此一數量比起往年都來得高,但每張執照只限兩次攻頂嘗試——因此對眾多攻頂者來說,5月22日的晴朗天候不僅是難得的「穩定好天」,還可能是2019春季登山季、甚至是他們為了聖母峰準備一輩子的「最後攻頂機會」。

「當天從『第四營』(Camp IV,聖母峰攻頂前的最後基地)出發的登山客,排了好長好長的一條人龍。」聖母峰基地營的聯絡官席瑞莎(Gyanendra Shrestha)表示,「每個人都爭先恐後趁著天候晴朗時登頂——因為在世界的屋脊,你永遠無法預測氣候的變化。」

凱許的響導表示,22日的狀況相當壅塞,儘管天候良好,但攻頂、下山的路線時間,卻因人龍堵車而顧自拖延了2、3個小時以上。一路上,55歲的凱許也都還打起精神,但當他終於踏上聖母峰的峰頂、拍下登峰照片後,凱許卻突然心臟病發、倒地不起。

凱許倒地後,帶隊的雪巴人響導雖對他緊急實施心臟按摩,同行夥伴也把存下的氧氣分給他,響導之後更是直接把昏迷中的凱許扛下了極為險峻難行的「希拉蕊台階」(Hillary Step)——但在回到第四營後不久,凱許仍於22日下午宣告不知,死時55歲。

「我爸在攻頂前,最後還傳了封訊息給我,他說:『能在此山中,已讓我內心無限感激。在過去40多年裡,這座山就是我無數閱讀、無數夢想的人生期待。』」凱許的兒子坦納(Tanner Cash)向《華盛頓郵報》表示,自己的老爸對於高山情有獨鍾。小孩們都長大後,他也立下了人生願望「要登完世界七大洲的最高峰」,今年2月更是成功於南極最高峰「文森山」(Vinson Massif)登頂–—而聖母峰,則是凱許人生「巔峰清單」的最後挑戰。

除了凱許之外,22日罹難的聖母峰挑戰者,還有印度籍的庫卡尼與達斯。根據報導,庫卡尼是與丈夫一同挑戰,但卻出現嚴重的高山症狀,最後就在「下山排隊」途中因衰竭而死;另一名罹難者達斯,則也同樣被迫滯留於「死亡地帶」(海拔8,000公尺以上山區)過久,而在攻頂後於回營前猝死。

凱許、庫卡尼與達斯的死,讓今年聖母峰的攻頂罹難人數攀升至6死(往年除非重大雪崩或地震,否則每年罹難人數平均在5人上下);但考量到年度登山季節還未完全結束,聖母峰的「攻頂塞車」問題,也再度引發官民討論。

儘管近年來,尼泊爾政府曾試圖積極管制喜馬拉雅山山區的入山,並拉高了對登峰攻頂的條件門檻、試圖以管制手段來加強攻頂的安全品質;但在各種控管之餘,政府對攻頂許可證的頒發,卻有逐年增加的跡象——這一部分是登山者的需求不減,另一方面則與高山觀光產業的高速擴張有關。

然而在超高海拔的極限狀況中,各種經驗、團隊默契與組隊品質的不足,不僅會為自己帶來生命危險,更可能威脅並影響其他登山客的安全。因此在這回的塞車罹難事件所暴露的人流問題,也讓尼泊爾當局敏感低調而傷透了腦筋。

e442e0b9675a31ac3865bb0e8866d734.jpg

圖為5月22日當天的排隊照片。這種「巔峰光景」不算罕見,但因排隊而死的故事,卻也反應出了「登山產業」的管制困境。 圖/法新社

資料來源:udn聯合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