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林】緣繫手作步道

江逸婷 2019-04-06 發表 166次點閱
收藏

「我會做步道一直到做不動為止!」這是我在拿到步道師證書後,在夥伴們面前激昂地說出的一句話。但說出後不禁又馬上後悔,自己怎麼總是嘴巴動得比腦子快,腦門子一熱就激昂地宣誓,做步道那麼辛苦,又要扛著十字鎬爬山,又要搬石頭又要鋸木頭的,真的要做到做不動為止,那只會苦了未來的自己……但「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呢!

506b49a1f73bb83bf9412436006acd3f.jpg

江逸婷是台灣少數經認證的女性步道師。台灣千里步道協會提供


話說瘋魔手作步道的緣由

和手作步道的緣分說來奇怪,從來不爬山的我,從10年前的某一天接觸到手作步道起,竟然瘋魔似地開始做起步道來,跟著步道的修復需求,從近海平面高度的阿朗壹古道一直到海拔超過三千公尺的合歡山小奇萊步道都有我留下的「痕跡」,這是我前半輩子做夢都想不到的事!硬要找個解釋,應該就是緣分吧!緣分牽引下,讓我有次在海上做科研工作的空檔時,因遠眺著岸上閃爍的燈火,深深感受到自己所生活的島嶼是個多麼溫暖及美麗的存在;而不久之後和手作步道的偶遇,讓我找到能夠回饋這個美麗、守護這份溫暖的實踐方式。因此我一直很感謝這份無來由的「瘋魔」!

而撇開瘋魔的一面不說,另一個支持我堅持手作步道的緣由,其實是在一次因應無障礙需求所執行的手作步道工作假期之後。那次在內洞森林遊樂區的工作假期完工後,我帶著我們家兩位最年長的輪椅使用者,一路輕鬆地沿著鳥語花香的路徑往瀑布前進。當看到罹患失智症而久病臥床的爺爺不自覺地露出輕鬆燦爛的笑容,及聽到患有帕金森氏症的奶奶顫抖著雙手拄著拐杖站起身開心地說「我已經30多年沒有看到瀑布」時,我因為他們的快樂而瞬間紅了眼眶,在那一刻我心中洋溢著滿滿的感謝,感謝老天讓我認識了手作步道,讓我在看似無私付出的同時,其實得到了滿滿的收穫。自此之後,我更加堅定地想做步道,期待自己經手修復的步道上能有更多的感動發生!

幾年下來,從一開始需要人帶領的志工,直到通過千里步道協會的種種訓練課程,一路走到今天的步道師,只覺得更加惶恐,因為肩上需背負的責任更多更重了。越認識手作步道,越發地了解一條看似自然且優美舒適的步徑是如何的得來不易。以手作的方式來修復自然路徑,事前的探勘調查是十分重要的,此外,以工作假期的方式組織志工來共同參與,其間住宿、交通、餐飲、報名繳費、夜間室內課程的安排、實際操作前的安全訓練、步道上的志工安全維護等等作業工作的準備,讓我不禁感慨原來在步道上揮汗搬石頭、鋸木頭、揮動十字鎬等看似累人的工作,其實還是最容易的,如今這份屬於「菜鳥志工」的幸福已然離我遙遠,只能徒留追憶了。

8e243273516474f3924810c7c580977a.jpg

江逸婷(前一)自承手作步道已到了「瘋魔」程度。台灣千里步道協會提供


手作步道上的性別刻板印象

除了對於背負的責任感到戰戰兢兢外,身為一個女性步道師,在帶領志工方面最常面臨到,志工們對於女性帶領者在步道專業施作技巧上的質疑,這也可能是和大家刻板地覺得,步道上這些看似粗重的工作應該是男性的天下有關。但其實這些都是對於步道工作的誤解,鋸木頭、搬石頭只是步道工作的一小部分,更多的是,步道面的開拓及整平、透水性路面的規劃設置、護緣邊坡的堆砌、截水設施的設置等,這些工作如果執行時不夠細膩的話,其實是做不好的,這也是女性細膩的特質,在步道修復工作上不可或缺的原因。對於上述的刻板印象,常常能在帶領步道施做時得到印證。往往在一起工作半天甚至是一整天後,會很明顯的感受到志工們看待自己的眼神的變化,在接受自己指導時的態度也和一開始時有明顯的不同,有的年長的男性志工甚至會毫不吝嗇地稱讚道:「沒想到妳一個女孩子竟然這麼厲害!」哈,這個「沒想到」其實就是刻板印象存在的印證。但我很樂意透過一次又一次的施做成果,逐步地翻轉大眾對於女性步道師的刻板印象,這也是我參與手作步道的意外成就之一!

接觸手作步道一轉眼也都10年了,沒有刻意的堅持,但就不知不覺地一直持續著。身邊的好友們總疑惑,我為什麼常全身髒兮兮地穿著雨鞋在山上修築步道,這手作步道到底有甚麼魔力吸引著我一直做下去呢?說到這魔力嘛,想來還真不少,我喜歡在步徑上和志同道合的夥伴們一起揮汗工作的暢快,喜歡感受施做完工後的滿足喜悅,更喜歡施工完成後的那頓晚餐,總是能讓我吃得特別的香,這麼多的滿足和快樂,怎麼能夠不繼續做下去呢!

(作者為千里步道志工、步道師)

資料來源:網氏/罔市女性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