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摘】《山行。台灣百岳》-獨行俠的孤寂淬煉

發表於2019/02/04
158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本文摘錄「山行。台灣百岳

獨行俠的孤寂淬煉

01fcd25b02cef2d95322273c43ef67db.jpg

獨攀是一種自我探索之旅,也是一種孤獨之旅。


夜,是如此安靜,當我把車窗關上,連風聲也從耳際消失;如果你從遠的角度來看,一輛白色的車,黑夜飛馳在蜿蜒的北橫公路上,感覺是動態的,但若從駕駛座上取近景,一個握著方向盤的人,獨自面對無窮無盡的黑暗,兩旁鬼魅般的樹梢上,透出幾點微弱的星光,把收音機也關上,一切是靜態的……

一直很喜歡窮山惡水,去過險峻的喜瑪拉雅山區,也走過荒蕪的黃土高原,本來我也說不上為什麼盡挑些荒涼的地方旅行,在這獨自開車於山中的夜晚,我終於明白,原來我喜歡去那裡的原因是,那裡人少!沒錯,當一個地方把現代文明與繁華抽離掉後,剩下的是絕對的純樸,生活的目的若只為了簡單的生存,那麼便很接近自然,接近真我了,那裡的人們就是這樣生活著。而我去那裡可以與原始的自然對話,可以自由地思索一切,說穿了,是在追求一個心靈的休憩站。基於一個這樣的理由,剛好又沒有人可以與我同行,所以我利用兩天的假期,選擇了畢祿、羊頭的獨攀。

尼采說:「如果你低估一個水手航海的能力;那麼,你就祝他一帆風順吧。」

話雖這麼說我還是選了個好天氣出發,我的計劃是星期五下班直接開車上北橫公路,經梨山到合歡山隧道口,車上小憩後,一早爬畢祿主峰,然後再到慈恩山莊過夜,隔天早上再攀羊頭山;行前我查了一下資料,對於這兩座百岳的形容如下:

畢祿山,海拔三千三百七十一公尺,三等三角點,山勢巍峨而瘦脊,主峰側面似橫刃割天,南脊淺竹稀木,北脊斷稜,地貌惡劣。

羊頭山,海拔三千○三十五公尺,三等三角點,在畢祿山東支稜上,東下地形惡劣,到處崩崖,自慈恩沿急溝上登較省時。

該是一個高難度的挑戰吧?我想。


以山為師,包容寂寞、找回自在

我與寂寞自登山口出發,在廢棄的林道上,開始進入一個渾沌陌生的世界,天剛亮,灰濛濛的一片,與人等高的芒草,常蒙住我的雙眼,並啃噬雙手與脖子。草地上發現一些白點,仔細一看是凋謝的森氏杜鵑;「被花朵擊傷的女子,春天不是她的敵人……」風馬牛不相干地,我想起一句題為「棄婦」的詩句,以前不懂這是什麼意思,現在卻頓然理解;棄婦也罷,被男友甩掉的女人也罷,常因貌美如花的第三者出現,感情因而受到傷害,怨恨的心使她責怪一切,我彷彿聽到她的怨恨:春天啊春天,你為什麼要讓花開的那麼漂亮,勾引我的男人?

行經谿谷,遇三位休憩泡茶的登山客,並邀我一起品茗,我喜歡這種萍水相逢的感覺,因為彼此不戴面具,可以真誠的溝通,了解與被了解心底的秘密,黑幼龍說使人快樂的方法包括一年至少去一個陌生的地方,我認為應該再加上一句:「一年至少和一位陌生人談話一次。」

過了谿谷,一路開始陡上,說實在這段路我的腦海一片空白,生理上的激烈運動,會讓你的思緒暫時停止運作,我認為這對心理是非常好的,如果人生像一場玩梭哈的賭局,這就是你心情重新洗牌的時候,就好像做實驗要先作空白實驗;要量測要先歸零一樣,運動可貴的地方不僅止於生理機能的維持,同時也是一種讓心靈沉澱的方法。

我的「洗牌時間」在過了稜線登頂後,嘎然而止,因為有壯碩的山容橫亙在我眼前,站在畢祿山頭,北有南湖、中央尖至無名、鈴鳴等大小不一的名山;南方更遠處望去,奇萊連峰坐鎮一方;東邊近處峰峰比肩並列的是鋸山;而向前幾步,令人怵目心驚的畢祿大斷崖,則近在咫尺。常覺得山和人一樣,外表有的秀麗可人,有的面目猙獰,雖說山可以帶給人們益處,有時也會帶來傷害,甚至奪去性命,但我們不會「以貌取山」,也不會因為它的影響,去定義它是好山壞山,但為什麼我們卻常會去定義好人壞人呢?說穿了,是主觀的喜好吧!英國著名的小說、戲劇家蘭姆,是一位懂得欣賞並且熱愛生命的人,人們眼中的壞人對他而言都是完美的生命,他欣賞他們如同欣賞藝術,就連搶奪他財產使他一生貧窮如洗的叔父,他都認為那是一段造就他豐富人生的美好回憶,毫無怨懟。這是怎樣一個對待生命的胸襟啊!是向山學習來的嗎?

2ff282e0fe09dfb3346f39d825f4e4d2.jpg

只要登上高山,沿途一定有美景大飽眼福。


下山對我而言是一大考驗,膝蓋舊傷復發,讓我步履蹣跚,隨之而來是體力的透支,時而以登山杖支撐身體喘息,時而靠在樹幹上喝水,好想倒下來休息或乾脆一睡不起……朦朧中我被轟然的喇叭聲嚇醒,不!定眼一看,原來是瀑布的聲音,昨天抵達登山口時已過午夜,索性在車上過夜,不但冷得發抖且惡夢連連,一輛大卡車停在我身邊,突如其來地按起喇叭,巨大的聲響,把我驚嚇起來,一夜無眠,我乾脆把車開到崖邊,架起相機角架,等待日出的來臨;突來的瀑布聲想來是我餘悸猶存,才會產生這種錯覺吧?林道好長好長似乎沒有盡頭,我的身體狀況也越來越差,感覺要虛脫的樣子,每隔十五分鐘我總要停下來強迫自己吞一些食物,在糖果吃完後,我把中午吃剩倒在垃圾袋的魚罐頭也撿起來吃;此時的我內心也變的非常脆弱,一個人獨自在這叢林裡穿梭,內心渴望遇到人影,但什麼也沒有,天色卻漸漸黑了,濃霧也從山谷冒出,遮住我的去路,偶而經過濕泥地,發現前人的鞋印,竟有一種莫名的興奮與安全感。想來矛盾,我不是來享受獨行的樂趣嗎?怎麼一下子對文明渴望了起來?不!我不是來享受獨行的樂趣,我是來做孤寂的淬煉,我討厭人世間的虛偽,我討厭繁文縟節,我願以疲勞孤寂的身影,換取心靈片刻的寧靜……天色更黑了,我心中已沒有恐懼,相反地,每經過一個落石堆,我就會想起一位舊情人,年少輕狂的我,總在神話破滅後又再追逐另外一個神話,我把回憶一個一個埋藏在那石堆裡,像一座一座愛情的墳墓。

在經過數不清的落石堆後,我終於走出登山口,夜幕低垂,算一算這一趟我竟走了十一個小時才走完,體能不適,我決定放棄明天羊頭山的登頂,今夜且找一處可以安身立命的地方,睡它個日過三竿吧。車子停在合歡隧道的另一端,戴著頭燈,踽行在黑暗的隧道裡,耳際沒有半點風聲,連星星也被隔在外頭,一切是靜態的,而我經過這一天的洗禮,內心卻是激動澎湃,此時的你若站在我背後遠處,你將可以看到,一抹微弱的燈光,如幽靈般,在黑暗的隧道裡逐漸消失,像極了電影裡結尾的片段……                     


【行程】

DAY-1:合歡山隧道(中橫111.8K)à 8.2k工寮à畢祿山登山口à畢祿山à合歡山隧道à賦歸


【注意事項】

1.到畢祿山登山口必須先從合歡山隧道旁的820林道,先步行2個半小時,方能到達。登山口有溪澗,為最後水源。

2.登頂畢祿山會經過一個垂直90度、高約5公尺的岩壁,必須靠繩索攀爬而上,若背重裝臂力不好的人,最好另備繩索人包分離而上。

3.合歡山隧道非常陰暗,過隧道時應帶頭燈,提防過往車輛。


書籍相關資料

7b25f098ade3f238c44cb89b012616da.jpg


 書名:山行。台灣百岳

 作者:李大羊

 出版社:日日幸福

 出版日期:2018年09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