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兩個女生的加羅湖(上)

發表於2012/07/12
37,979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身藏在宜蘭四季村深山裡的加羅湖,是我朝思暮想的一個倩影。常幻想她的美是否如同他的傳說一樣夢幻,是仙女弄斷的珍珠項鍊、還是她本來就是仙女的化身?

好姊妹傑尼斯是我最好的玩伴,兩個人隨便呼一呼就可以馬上啟程,某個星期五的晚上在背包裡塞好帳棚、帶著登山杖、穿上登山鞋,兩個人就憑著一股莫名卻有默契的執著到宜蘭去;次日,和宜蘭朋友借了一台100c.c的小綿羊,噗噗噗的騎往七十公里外的四季村。

其實一開始完全不知道四季村在哪裡,攤開地圖整個傻眼,沒想到竟然離宜蘭市這麼遙遠。一個小時後騎到大同村辦理入山證,警察杯杯卻告訴我們至少還要再騎兩個小時,真是嚇死人的遠,都可以從台北騎到台中了吧。


通往加羅湖登山口的四季林道。
 

嘟噥著的出了警察局,遇到了三個女生,一聊之下知道她們與朋友一群共十個人也是今天要到加羅湖露營,警察杯杯也說還有另一個大團體也登記爬山,想必今天的加羅湖應該會十分熱鬧。我們再度騎上小綿羊,和大家暫時告別,待會就加羅湖畔見囉。

雖說騎小綿羊去爬加羅湖聽起來很蠢,但實際上這是很心機的一個策略。自從隋棠在此拍了廣告後,使得加羅湖變成朝拜聖地,每天湧入大批的人潮;前往登山口的四季林道禁不起人群及車輛的踐踏,林務局隨即在林道3.5公里處設置了一道鐵柵門,禁止四輪車輛進入,一般人得多踢約七公里的林道才會到登山口,但是機車、單車仍然可以從旁邊的小洞進出。對於超討厭踢林道的我們當然一定要騎機車進去,踏在硬梆梆的水泥地上一點都不蘇湖啊。


四季林道。其實林道是可以開車進來的,但近年來登加羅湖的人太多,所以設了柵欄,登山客得多踢7公里。
 

但是一騎進林道我的惡夢就出現了,這幾年上山下海最害怕的就是騎在濕滑長青胎需要offroad技巧的路上,因為不知道已經雷殘了幾次,摔的我身上都是疤痕,現在只要看到這種路就像看到鬼,馬上被嚇的屁滾尿流。傑尼斯安慰著說他的騎車技術很好,但是我坐在後面還是皮皮挫,果然一個轉彎又雷殘了、而且又摔到皮開肉綻。

「我要走路!!」就算是痛的一拐一拐的仍堅持用走的,這種路讓我心裡有陰影,把車子丟在路邊,背上背包前往加羅湖登山口。剩下三公里的路程一路平緩,只有兩小段的崩塌地;除了我們的呼吸聲外,只有蟲鳴鳥叫的陪伴,沿途有好多大大小小的天南星,他們伸出手掌輕拍著我們,似乎是在跟我們說「嘿,兩位姑娘,加油啊!」。


巨木登山口,超大的一棵紅檜,看到他不用太高興,因為從此之後就是一路陡上。
 

難得可以見到台灣天南星的花。
 

加富納溪的水流潺潺,再往前幾步路就到了登山口;這裡站立了一位高大的紅檜巨人,就像是加羅湖的守衛,他是少數在日治時代沒有被砍伐的樹木。此處標高1700公尺,要爬上五百公尺才會到稜線,好日子過了,接下來才是真正的登山,迎接陡上之路吧;這一路的上坡出乎意料的累,不斷的唏噓自己不再年輕,路徑濕滑摔了幾次,拉繩子拉的兩手無力,踩的兩腳軟弱,全身是泥巴,爬起來有些心酸。不過,大自然總是以他的方式與我對話,紅檜的香氣散播在四周,林中雀鳥在枝頭上跳舞,春天的新葉以各種姿態展開,這個氛圍是如此的優雅,如此的鼓舞著我。

上稜線的最後一刻,是以垂直拉繩陡上結束,用盡全身力氣奮力將自己送上去,聽到一個大哥聲音宏亮的笑說:「到了到了!苦難結束了!」沒有想到自己以為的龜速竟然趕上了比我們早出發兩小時的隊伍,簡直不可思議。民國八十八年的一場火災燒死了稜線上的樹木,取而代之的是一大片比人還高的芒草和箭竹,因此景象變的十分空曠;天空開始變的白芒,遠處的白木林若隱若現,箭竹與芒草趁著我們失神的時候發動攻擊,穿上外套抵擋他們無情的刀劍。


登山口到稜線要上升五百公尺,有些地方傾斜度很大,需要拉繩而上。不過有些地方很平緩,似乎是接回了原始林道。
 

沿路蕨類植物種類非常多,此為台灣瘤足蕨。
 

還有許多日治時代被砍伐的巨大紅檜。
 

上稜線後林相改為芒草及箭竹,前方有隻黑熊(騙你的啦,那是一棵燒焦的樹)。
 

加羅湖坐落於中央山脈南湖大山北稜尾,因鄰近加羅山而得名,此區除了她以外尚有撤退池、豪邁池、偉蛋池、太極池、日池、月池、閃電池、兄池、弟池(綠池)、姊池(墨池)、妹池(斜池)、檜木池(加羅西池)、給給池、嘉蘭池、情人池(有2池)、多望池(山中池)、加羅北池(亞特蘭提斯湖)、太平池、神代池等共21處湖泊,統稱加羅湖群;因為有這麼多的池子,因此又稱之為散落的珍珠。

當然我是很想每個池子都去啦,渴望知道池子和這些名字的關聯(尤其是那亞特蘭提斯湖,到底有多亞特蘭提斯?),但是大部分的池子都很神秘,沒有明顯的路徑,這一次只打算到幾個大家最常去的池子。在濃密的芒草裡東撥西撥,第一個見到的池子是右側乾枯的撤退池,聽說這池子已經乾枯很久,所以我們也沒有下去查看,附近散落了許多焦黑的樹木。

往前走不久則是一灘黑色的死水,偉蛋池。沒有藍天的襯托,名字俏皮的他看起來一點都不可愛,沒有待多久在繼續往前,大約五分鐘視野大開、一片碧綠,仙女般倩影的加羅湖終於在霧中害羞的出現;好多年了,我一直幻想的妳,比我想像的還要脫俗動人。


起霧啦!被燒死的白木林站在這片廣大的稜線上。
 

第一個看到的池子:乾的撤退池。名稱的由來為當年首勘隊走錯路徑,天黑時撤退到此處紮營而得名。
 

第二個看到的池子:偉蛋池。名字取自探勘隊隊員中的「偉寧」和「蛋頭」。(好怪的取名法,那以後我的小孩也來依這樣的模式取名字好了
 

沒有藍天的偉蛋池,說真的,一點都不美,像極了浮著一層黑油的死水溏。
 

偉蛋池的附近都是白木林。
 

時間大約下午一點,湖畔已經有一支隊伍正在紮營,成員大多是大哥大姐,他們與我們熱切打招呼、幫忙搭帳棚,還不斷稱讚我倆的腳程及膽量,讓我又感受到只有在台灣高山上才有的溫暖。一支支隊伍逐漸抵達湖畔,二十多頂五顏六色的帳棚排開,將綠色的草皮點綴的十分活潑;有人煮飯、有人拍照、有人散步,我們則躺在草地上吸收日月精華,將加羅湖的味道存放在腦海中。下午下了場雨,霧氣完全包覆了加羅湖,我們也放棄尋找其它池子;帳棚裡的滴答聲是午睡的催眠曲,草地軟軟香香,蛙鳴依舊響亮,想到自己有這麼長的時間可有加羅湖相伴,幸福的感覺擁上心頭,沒一會兒就進入好夢中。

傍晚時分雨停了,黑暗的天空拉開了拉鍊,倒出了閃亮的鑽石。吃完麵包和一顆蘋果後與山友聊天,卻敵檔不了寒冷的氣溫,牙齒格格發顫;回到帳棚後才七點,但可能是加羅湖的柔情使我覺得放鬆,沒多久又睡著了,半夢半醒間聽到那群大哥們對著天上的滿天星斗讚嘆不已,還有那隻叫大頭的拉布拉多犬興奮的對空唱歌。


加羅湖,位於南湖大山北稜尾,加羅山以南的寬稜上,因緊鄰加羅山而得名,日據時期稱為霞牟湖,意思是「美麗的池子」,標高2242公尺。
 

這次帶的是四人帳豪宅,兩個人在裡面滾來滾去都沒問題。
 

這天來爬加羅湖大約有40人,超熱鬧。
 

加羅湖裡有許多肥肥的蝌蚪和青蛙,照片為腹斑蛙,晚上可以聽到超多莫氏樹蛙的叫聲。
 

 

本日行程:
6:00起床→7:00宜蘭市吃早餐→8:00大同派出所辦入山證→9:10抵達四季林道柵欄→10:00巨木登山口→13:00抵達加羅湖

原文出處

 

系列文章:兩個女生的加羅湖(下)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