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林】枉死之森

發表於2018/10/05
2,106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採訪/陳佳利 于立平,撰稿/陳佳利
攝影/剪輯 陳慶鍾

他們說,山上有個公開的秘密,藏在一個人們見了會流淚的地方。「香杉會長寶,它因為寶而死。」親眼見過這個秘密的山友,帶著我們往新竹山區走去…

登山口告示牌,寫滿歷史痕跡,霞喀羅在泰雅族語中,意思是烏心石。古道原本是部落間的聯絡道路,日治時期修築成警備道路,沿途設有砲台與駐在所。2001年,林務局規劃為國家步道系統的示範道路,是著名的賞楓去處,2004年,艾利颱風造成步道沿線嚴重崩塌,曾有的風光,被大自然的力量掩埋。

越過崩壁,走過斷崖,接近海拔兩千公尺,針葉樹開始出現。一棵千年扁柏因為長了樹瘤而被砍倒,靜靜躺在路旁。

走向更高海拔,林相再度轉換,樹幹通直,高聳入雲的香杉,出現了。


香杉一年最多只長0.5公分 趕不及鏈鋸一分鐘

香杉具有香氣,是台灣特有種,與扁柏、紅檜、肖楠、台灣杉,名列針葉樹一級木,日治時期在南投巒大山首度被發現,因而又稱為巒大杉,主要分布在台灣中北部,海拔1100到2800公尺山區。林試所育林組研究員鐘振德表示,天然林的香杉,胸徑成長情形,一年只有0.1到0.5公分,胸徑超過100公分的香杉,平均年齡會在400到500年。

香杉經常與檜木混生,目前的紀錄,最高可以長到60米,胸徑可達4.1米。因為材質優良,與紅檜、扁柏等一級木,同樣遭遇浩劫。大伐木時代之後,香杉大規模消失,深藏在新竹山區的這片,是珍貴的香杉母樹林,面積有十多公頃。新竹林區管理處保林主辦羅玉財表示,那邊的香杉都非常雄偉壯觀,形質很好,是林務局採集種子的重要母樹林。


強健保身 害了牛樟苦了香杉

就在這片純林入口,一棵胸徑超過1公尺的香杉,倒下了,再往前隔沒幾步,又一棵倒木,沿途一棵接著一棵,倒得七橫八豎。2001年,市面上流行牛樟菇,號稱有保肝療效,香杉菇也跟著流行起來,甚至有不肖商人,以香杉菇冒充牛樟菇,價格最好時,一兩香杉菇可以賣到一到兩萬元。

新竹林管處保林主辦羅玉財表示,香杉菇長在活的大樹樹洞裡,早期想拿香杉菇的人,會用鏈鋸開洞,用手電筒去照,香杉菇遇到手電筒的光會發亮,盜伐者認定有香杉菇,就可能為了方便採集而把整棵樹伐倒。就像是古人說的懷璧其罪,有些樹因此而死,然而更無辜的是那些明明沒有長芝,卻被伐倒的樹。

根據林務局清查,這片母樹林被伐倒將近三分之一。新竹林區管理處秘書吳學平表示,大部分香杉是在2004年之前受害,2004到2016年是零星發現,2016年到現在都沒有再發現,這是屬於早期舊案,殘存的香杉母樹大約有三百多株。

林試所育林組研究員鍾振德表示,這片香杉族群突然少了三分之一,影響授粉機會,連帶的,能發現飽滿種子的比例減少很多,對族群繁衍會產生很大的問題。


市場熱潮退 暫緩香杉悲歌

發現霞喀羅山區倒木後,林務局多次組隊前往巡查,然而香杉菇體積小,容易藏。林務局人員也曾在重要出入口架設監視器,採集跡證,然而就算確認嫌疑人有到過現場,也難以證明就是砍樹的人。為此,林務局增加霞喀羅路線的巡護頻率,也增設森林監測志工、鼓勵大專院校登山隊協助舉報盜伐、結合周遭部落加強保護山林計畫、在部落國中小學推廣環境教育等,試著從不同面向,改善現況。

倒木斷面,滿是時間痕跡,從2016年至今沒有新的香杉被伐倒,林務局認為是市場價格滑落,終止了這場亂象。林試所森林保護組研究員張東柱表示,大概五、六年前,林杰樑醫師根據一份研究報告,發現牛樟菇在動物實驗中會有副作用,消息發布後,價格就開始下跌。

牛樟菇價格下滑,香杉菇也跟著下跌。新竹林管處保林主辦羅玉財表示,現在一兩不到一千塊,所以近幾年,採香杉菇的路,很久沒有人進出了。現在比較會被盜伐的是其他貴重木,紅檜、扁柏、肖楠等。


氣候變遷 增添大樹存活變數

少了人類干擾,大自然正修復傷口,巨木倒下後的孔隙,陽光穿透,長出新的植物。小樹們會彼此競爭,習慣高冷環境的香杉,在這裡不一定有生長優勢。林試所育林組研究員鍾振德表示,如果闊葉樹因為氣候變遷往上擴張,就會影響到香杉的生育地。

香杉在泰雅族語中,叫做巴隆烏度,地位如同祖靈,在泰雅族人與山林千年相處的歷程中,備受尊敬。市場炒作害慘了香杉,千年之後,這片山坡也難以恢復原貌,然而這只是冰山一角,眼下,香杉的盜伐停止了,肖楠、檜木、牛樟依然深陷浩劫,山林裡,不知還有多少枉死之森。

資料來源:我們的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