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山小史】南迦帕巴峰 Part II

發表於2018/07/13
4,875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前情提要:
2018年7月7日,台灣登山家呂忠翰(阿果)順利登頂世界第九高峰-南迦帕巴峰Nanga Parbat(海拔8,126公尺)!地球上一共有14座八千米(超過海拔8,000公尺)的山,這是阿果個人登頂的第4座八千米巨峰,而且是以無人工氧氣補給的方式。
建議先看完這一篇【世界名山小史】南迦帕巴峰(Part I)

(圖/Amy Deng)

二. Hermann Buhl傳奇的首登

Hermann Buhl絕對是1950年代最傳奇的登山家之一,光是八千米的首登他一人就包了兩座(南迦帕巴跟布羅德,分別是世界第9高峰與第12高峰);最前衛的是在那個年代就不用氧氣在爬八千。

奧地利登山家 Hermann Buhl(1924-1957)  (圖/維基百科)

1953年7月3日凌晨三點,他與繩伴自Rakhiot路線的高地營出發登頂,但繩伴爬爬就撤退了,峰頂前1300米他無氧獨攀。最後的路段比想像中困難,到達頂峰已經晚上七點了,可是眼前還有漫漫長夜,以及一樣漫漫的下撤。下撤路上,冰爪掉了,行進速度更加緩慢;是夜,在一個一腳寬的小岩階上,Buhl站著過了一夜,得用一手扶著岩壁上的抓點維持平衡才不致墜落。隔日晚上七點,經過40小時的攀登,他終於回到高地營。

這是登山史上傳奇的首登經歷,無氧solo還站著露宿一夜,只能說Buhl老兄真的很狂。可惜他1957年又首登了海拔8051公尺的Broad Peak後跑去隔壁爬Chogolisa卻在峰頂附近被雪崩捲走,不然真的很好奇這位超Hardcore的大叔還會有什麼驚人成就。

三.世界最高的大岩壁

南迦帕巴南壁,又名Rupal Face,4200公尺的絕對高差,讓它成為世界上最高的大岩壁,沒有之一。

Rupal Face (圖/維基百科)

1970年,有登山之神之稱的義大利登山家梅斯納,當年還只是個26歲的小夥子。他參加的遠征隊選定了這面世界最高的大岩壁,這是他第一次喜馬拉雅遠征。(是說在那之前他在阿爾卑斯已經攀登超過500條路線,其中不乏高難度路線或是新路線首攀!)

義大利登山家梅斯納Reinhold Messner(1944-現在還活著!)(圖/維基百科)

那年他弟弟岡特·梅斯納也是成員之一。6月27日,梅斯納兄弟雙雙自南壁登頂,但卻發現一個很挫屎的狀況:上來的路下不去(或者說原路下撤不安全)。於是在峰頂附近僅靠一個露宿帳,度過沒有睡袋沒有爐子的一夜後,兩人展開了登山史上最偉大(之一)的逃亡:從無人踏足的西側Diamir山壁下撤。

此後的事情發展眾說紛紜,但總之六天後,只有梅斯納一人活著下山,弟弟岡特卻長眠山中。按照梅斯納的回憶,是一場雪崩帶走了弟弟,但外界一直對這件事存疑與持批判態度。直到2005年,因為全球暖化,岡特的屍體才重見天日,也證實了梅斯納對岡特之死的敘述。

此後,這面世界最高的大岩壁不斷吸引世界頂尖的精英挑戰,包括2005年美國大神Steve House以9天的時間首次以Alpine Style成功從Rupal Face登頂南迦帕巴,並得到當年度登山界的奧斯卡:金冰斧的肯定。這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