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2018-0423 雪山西稜 day 5

發表於2018/07/04
1,089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凌晨時分的大雪山林道230支線,26K中雪山登山口
西稜路線邁入收尾階段
今日走訪最後一座百岳:中雪山
接著就要走出林道,結束深山之中的行程。 

昨天在身心俱疲的狀況下,著實被大雪山的恐怖下坡與荒煙漫草的破碎林道驚嚇不小
經過一晚休息,算是有回復到正常狀態
中雪山海拔約3156,林道上的營地海拔約2460
一想到這段往來陡升陡落,落差700公尺
腳步又逐漸沉重了起來 

殘存的巨木樹頭,林道所及之處,山上檜木一件不留,是說...爬到這邊來砍樹也未免太苦心孤詣 

今天也是趕早的行程
五點出發,希望可以八點登頂
早早下山,應付接下來的林道路況(這樣你就知道這條林道有多恐怖了)

輕裝陡峭爬升,吸著沁涼空氣
穿出松林落葉小徑與箭竹植被,進入中雪山山腰上的鐵杉森林 

沒有木業價值的鐵杉依舊完好挺立,雖然爬得喘吁吁還是可以靜心體會這處古老森林的美妙

密集箭竹,my old enemy 

倒木也更加豪邁奔放了,路徑也被遮擋住,不時猶疑前路在何方 

凌晨起攀,現在也迎來了晨光
路線上升地滿平均的,沒有什麼特別陡或難走的地方
每個地方都很陡... 

看森林

看巨木

千疊板岩與粗壯樹根組成的山稜,謹慎攀上

陽光穿透森林葉隙,古老的大樹散發著金色光澤 

全都閃亮亮的

朝天伸展的巨大樹形

看枝枒,樹冠層不曉得是什麼世界

快到山頂了,出現一面岩牆,扁帶不太可靠,不過其實也不太需要拉繩

平視森林的頂端,淡藍遠山浮現

再來一段稍緩的箭竹森林路線

中雪山之頂就到了,好像有點快,嚇到吃手手 

海拔3173公尺,百岳No.79
有三等6611號三角點
山徑一路都是連綿蒼鬱的森林,列位「十翠」之一

山頂空間狹窄,也沒什麼展望旁邊立著一張鐵牌,上面寫說是台中市獅子會捐贈的字跡渺茫 

大概只有北北西一角有展望

遠山含翠,鹿場大山、榛山一夥

更北的方位,其實只是想看清楚突出於山稜線上的大樹

除了三角點區域之外有另外兩個小空地,都被長草包圍著 

這岔路可以前往中雪山南邊的副峰,連接志摩山、湖畔山,與匹匹達山-小雪山稜線相接。

1975年5月,台灣百岳選定者、百岳俱樂部創始者之一,
台灣登山前輩林文安先生一行,由林道28K處起攀,預計循中雪山的東面開發登頂的新路線
林文安先生本人因連續的陰雨失溫、加上疲勞導致心臟衰竭,於中雪山南稜的副峰處不幸猝逝。後人為了紀念其對於台灣登山活動之貢獻,隔年在中雪山的副峰處設立了林文安先生紀念碑

此去副峰來回約要40分鐘,據說是鐵杉與岩稜路況

來回40分鐘,有點尷尬的里程
剛好介於「已經很累了不想去」和「現在不去以後也不知道有沒有機會」之間
最後大家還是以撿了一顆百岳自我滿足、心甘情願地決定回程了

愜意地下山囉,此時覺得這落差700公尺的山路好像還滿愉快的

應該是因為森林很優美的關係

拉繩裸岩

支絀倒木

箭竹洞隙中一路滑降

頭上就是俯瞰著我們的大樹

嗯畢竟是陡峭地形,下坡其實還是要注意腳步

欣賞中雪山的鐵杉森林

可能也有冷杉混在裡面吧

悠長久遠之腐朽

陽光晶瑩之一刻

繼續往下降,溫度好像也變得比較高了,來到松針落葉鋪地的森林

早上這一段路是摸黑上來的,摸黑都會覺得時間過得比較快 ,山徑兩旁的細嫩植物陪伴度過漫長的下坡時光 

柔軟的針葉地毯使人耽溺

有幾處布條不太明顯,可能會走錯路

川普造型假髮(啥) 

脫出陡坡,返抵中雪山登山口

又完成了一座百岳,心中鬆懈,身體也開始感到疲乏了
雖然往來這座山算是愉快,其實論體力之消耗可是一點都不輕鬆
回到營地只稍微坐了一下就覺得好想睡 

西稜的主菜都上完了,接著剩下的任務就只有離開林道。
登山口位於26K處,接著要走完26公里、抵達林道出口,才算是告一段落
這段路還要花上兩天才能完成。  

整備妥當,離開中雪山登山口營地

臨別前瞻仰一下營地的水源

比較大的空間,據說以前是作為集材場之處

繼續吧,大雪山林道230支線(西勢山林道),漫長的回歸之旅

旋即面臨一處崩塌,小心走上

落石堆上看遠方展望
這個位置是在中雪山的北稜切線上,右邊的山頭應該在大雪山北峰的西側
山體上有一條橫線,即是林道的痕跡。 

最遠最高的小尖頂是大雪山,昨天居然是從那邊一路下來的,真奇幻

回來面對坎坷林道,繞過綠油油的積水

林木深深
其實大部分路段都還是林道的樣子,寬敞平緩
芒草恣意滋長卻不至於阻礙通行
只是這林道實在是太冗長了
而且坍方令人很崩潰 

路邊一樹小花杜鵑 

花這麼小應該就是志佳陽杜鵑了吧,也稱細葉杜鵑

倒木險阻 

花紋石塊

高山晚春的新葉

透著陽光展現鮮嫩綠色

各種攔路枝椏,右邊出現電線桿! 

走向山凹處,八成是有水源的溪谷

see,涼爽清泉,是22K處水源,不過附近沒有大型營地就是了 

看杜鵑

一團簇擁著

爬倒木,有些還很新鮮,令人懷疑是不是最近才被沖下來的

人幾乎要消失在滿山新綠之中

寫著22K的石塊,其實應該早就過啦

逆光的森林山坡

溪谷之下 

上方的岩堆中夾雜著幾條鋼纜

輪胎空地

出現落差的草坡,地層正緩緩滑動著

一路不斷遭遇倒木,十分礙事,大多可以從下端通過,否則從根部高遶爬過也可以 

向陽之處聚集咬人貓,有些崩塌地上也滋長著,手腳並用通過時得小心

寬敞的空地,接近中午,稍事休息吧

嫻靜的午光

此處是合流山岔路營地,約在21K處,以為合流山是在這片山坡上,看了半天卻沒看到路徑

要離開時才看到原來是要往下 

合流山是在林道下方的山頭,高2533m,有二等三角點,所以偶有人會前往造訪

這一段乾草突然高了起來

走入蒼鬱山林

整齊林木,大概是人工種植的柳杉

旁邊有一具野山羊的屍體

好像還滿新鮮的...
頭部缺了一大塊,不知道是不是獵槍造成的傷口
如果是的話這豈不是盜獵嗎 

午後霧氣湧上林道,通過碎石崩塌地

這根木頭上綁著一條鋼索,不曉得是不是當時的集材柱

林道角落殘存的電線桿 

看落石的雲母紋理
林道上到處都散落著這種東西,很多地方雖然寬敞平坦,卻也不是到處都能安心紮營 

岌岌可危的樹根集團 

冒出一大串鈴鐺紫花

這是毛地黃,花季還沒正式來到,這株算是偷跑的

林道旁的檜木巨樹

這些巨樹通常是因為心材中空、沒有經濟價值才會留存下來
裡頭青苔蔓延著
不過樹本身還活得很好,枝葉伸向高空  

另一棵巨木,光滑的樹幹非常顯眼,令人無法忽視 

濃密的青綠森林

出現破舊大水桶 

來到17K,舊道班房工寮營地 

寮舍已經崩塌了,屋頂倒是還看得出形狀,屋瓦也大致還互相卡得緊緊緊

繼續,今日的業績是做到11.5K的雙流瀑布營地 

前面怎麼拉起了封鎖線

地上寫著15K
眾人遲疑,以為前方有不在情報之中的新崩塌、得另循途徑
不過這應該只是別人紮營留下來的天棚繩架而已 

繼續前行,朝著亂石溪流下降 

再踩著岩塊回到林道平面

底下滾滾石塊鋪陳而去,匯入南坑溪之溪谷 

粗獷石塊與纖細流水布置而成的禪院
蒼茫山谷間,水石回歸這片當初屬於它們的領域
已很難想像昔時運材車熙來攘往的林道光景 

可愛的紅紫小花,玉山櫻草 

樹在朦朧霧間

背後天破雲開

山上這些特別突出的,不是很容易遭雷擊嗎

另一個崩掉的山坳,溪床上滾落著作為行水線的水泥管

遠坡上佇立

長草迷陣 

霧籠坍方

木屑木材到處堆積,整個就是剛發生大爆炸的場景 

好多好新的樹,粗壯無匹,樹身濕潤光滑,還散發著杉木氣息
不知為何倒下、又經歷了多少撞擊,一路體無完膚地被沖到這裡 

看著這些巨大生物的遺骸,不免令人揪心
但林道各處都散落著倒下的新舊巨木,想必山上依然挺立著的一定更多吧

午後下起小雨,停下來急急穿上雨衣,等整備完雨卻又停了 

又來一個崩塌,真是夠了喔,這個12.5K處的比較嚴重,路完全被沖掉了,要從左邊高遶 

看殘存的路基
似乎是很草率地埋了水泥管排水,就想靠填土鋪平通過這個溪溝
一般而言這種規模的溪谷應該會考慮架橋吧
當年躁進急就章、毫不在乎永續的粗暴心態,似乎從林道的工法透露出來了 

高繞上去後接到平坦溪谷 

左邊是沖毀道路的那處坍方,森林中遺留著營火痕跡 

直行跳石接回林道 

再走一段路就來到約在12K處的營地

地上雜物堆置,看天色似乎要下雨了,速速找個乾爽的平地搭起帳篷 

12K~11.5K之間有兩股瀑布做為水源,因此稱雙流瀑布營地 

溫馨的帳篷搭建起來,豆大的雨滴也開始無情地下了

午後營地的山雨,飄散著懶洋洋的氣氛,傍晚前雨勢終於歇止,在外頭煮餐煮水,悠哉進入夜晚。

 

雪山西稜

路線圖:


 

高度圖:

All - day 5


第五日高度圖:

day 5


行程表:

原文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