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2018-0422 雪山西稜 day 4(下)

發表於2018/06/27
410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離開晴光燦爛的大雪山,繼續往今日目標:中雪山登山口營地前進
此後即是一段冗長的陡峭下坡,直到抵達昔日的大雪山林道230支線為止 

大雪山下的匹匹達山也是草原爛漫,旁邊有白姑大山

小劍山,想像那面磋峨高崖上的風景

很快就來到大雪山與匹匹達山之間的鞍部,匹匹達營地
雖然腹地廣闊,卻好像沒有水源的樣子 

在雪山西稜的山稜線上已經走了大半天,翻越了數個山頭,全身肌肉痠中痛
徜徉於匹匹達山草原,想到接下來都是下坡,心情舒緩鬆懈
不過這一段下坡走起來可是比之前的山稜路更加令人心力交瘁
接下來就要好好地體驗這冗長的磨難。

回望大雪山的山頭 

緩上小丘,抵達匹匹達山 

海拔3425m,無基石
山頂平坦圓潤
山名「匹匹達」源自泰雅語「Pipita」,據說是帳篷的意思

烈陽曝曬下一段行程,蜿蜒山稜在前頭來個大迴轉,往北岔上中雪山 

進入樹林之後又得迎戰叢生於地面的密集箭竹
陡下的狹小路徑上,兩旁箭竹倒是可以當扶手抓握,快速地溜下去
算是個出乎意料之外的優點 

來到空曠地帶
中雪山連嶺橫在眼前
有三個山頭,分別是3055的知馬漢山北峰、3145的志摩山,與3173的中雪山

碎石坡上眺望白姑山彙,高度已經下降很多,白姑群峰更顯高聳雄偉 

回望來時路
照片幾張就交代了過去,事實上呢,這一路過來盡是超煩人箭竹、超陡峭瘦稜、超難爬倒木
來到這個空曠的坡上,眼前又是一片黃塵滾滾、空虛死寂的亂石
頓時心中一陣淒涼酸苦 

好在這裡展望很好,看看遠山,心情沉澱下來
有被白姑大山鼓舞了的感覺

仔細看山下有大甲溪河床、台八線青山上線段的車道
這一面山壁高度將近兩千公尺  

白姑大山山後白雲湧動 

繼續與植被纏鬥

接下來的西稜是從左邊的湖畔山(可汗山,3075m)接續知馬漢山北峰、志摩山
那山頭是個三岔路口,北有中雪山,西邊則通往拾丸山(2905m)、小雪山方向
過了志摩山,這條雪山西稜上就沒有超過3000公尺的山頭(小雪山2997m差了一點點)。 

中雪山大頭照
登山路就是右邊那條北側的稜線
好像很陡的樣子
明天會去爬
也可以從西稜主線走志摩山過去,想當然爾這條並不好走。  

這是匹亞桑溪溪谷,正對著白姑大山,往下游匯入大甲溪本流,左方有唐呂山(2697m)  

森林邊緣的草坡陡下,大雪山是右邊那個山頭吧,已經下降這麼多了 

看松果,應該是台灣華山松,毬果很巨大,掉下來砸死人(並不會)  

往230林道的指示牌...不過林道其實還很遠 

繼續往下


全景之風貌 

在叢林草木中尋找飄忽隱密的布條,辨識往前行的路

中雪山前一株杜鵑

高海拔處生長,應該是玉山杜鵑吧,見其花繁葉茂,忍不處岔過來看一看 

花瓣質感晶瑩剔透 

看著看著肚子就餓了...

可愛的灼灼桃紅

有水氣順著中雪山的山谷無聲侵襲上來,要是下起午後雷陣雨就不妙了,加緊趕路

終於來到可汗山下的三岔路
直行往可汗山(湖畔山),有可汗池與營地,接續知馬漢山、志摩山
往右則是往230林道下山

回望來時路
好想哭喔,居然走得這麼遠了
然而前程仍舊迢遠

此去離開稜線,也就走出了台中市和平區與苗栗縣泰安鄉的交界
今天從上頭鷹山起基本上就是一直沿著這條地政界線在移動著 

往下逃竄,雲霧遮掩中雪山,這下又要憂煩雷雨的風險 

路況完全沒有變好
箭竹小路中還增加了雨蝕溝地形
陡下之餘還得仔細挑選落腳處
不然要是不小心扭到腳那可麻煩大了 

旁邊是志摩山的山體,生長可愛的松林 

草坡上步道陡下,進入那片森林 

岩石溪床穿過幾棵大樹,看起來是個很奇妙的地方 

回頭看這兩棵樹,矗立在由林道通往大雪山的路徑上,與山友相迎
即是「大雪山之門」
以前從林道起攀、造訪大雪山是很熱門的行程
不過林道廢棄中斷後,前往大雪山大多採由雪山往西順行
下坡走過這處大雪山之門,就不覺得此處地景有何特別
要是不特別提醒,搞不好還會被疏忽掉

通過大雪山之門,下坡慘況變本加厲,這下還得沿著旱溪乾溝,在亂石堆中跳石前進 

越往下游溪谷越是開敞,其間巨木東倒西歪、碎石一團混亂,像是被砲火炸過似的 

謹慎跟著乾溪溝中的疊石前進,好像走了很久,回頭一望,大雪山之門的森林還在身後

彷彿鬼打牆似的走也走不完,賞個花壓壓驚 

一路上都在懷疑自己是不是錯過了岔路、是不是忽略了布條
這麼詭異的路真的是堂堂大雪山的步道嗎
但標記用的疊石總是適時出現在前方
催促著我繼續往下游走跳而去 

這乾溪溝要是遇到大雨恐怕會很不妙吧
雨季時來爬大雪山,要斟酌一下這條路的風險

前方橫著綁滿布條的繩索,左邊箭竹草叢中有個口子
溪溝路段結束,由此上切至志摩山的山腰  

一段密林上坡,箭竹好煩 

地勢總體而言是陡降的
然而路上依然充滿倒木障礙
依然有箭竹枝條會來搧你耳光
依然是鋪滿落葉的陡峭滑溜小徑
完全沒有比較省力

還有這種要跟崖邊奇形怪狀樹互擠才能狼狽通過的陡峭攀爬

剛才的大雪溪上游乾溝迅速降低到右邊的山谷中
如果把植被通通去除,這一段大概也是極為陡峭的山崖吧
好在並不是直攻等高線下切 

爆裂松果

蒼老樹皮

接著終於還是出現拉繩了
...我說,早該出現了吧
前面一堆地方超難走,要是有架繩子該有多好  

發現纏繞樹身的鋼索,昔日伐木業的跡證 

任性橫過意圖使人絆倒 

一段超級長的拉繩陡下 

不曉得是心理作用還是怎樣
總覺得這條繩子真是超級長,有夠長,從來沒拉過這麼長的繩子
連綿下坡無止無盡,地上碎石每一顆都會滾動,根本不能安心踩
兩旁也不是箭竹了,而是脆弱乾裂的芒草、陰險的咬人貓
除了手上的繩索,這條超陡下完全沒有可靠的扶助
眼見天色漸晚,艱苦謹慎地下坡,緊張的心情也快到臨界點了
越來越懷疑人生 

終於連繩子也沒了 

這些石頭沒有一個是穩定的
斜坡上完全無法只靠雙足站定固立自己
還好隊友們已經走遠,不然我這一路拔山倒樹地下坡
走在前面還不給砸死了 

離開大雪山頂時本來還想著接下來可以走快一點、把時間追回來,早點到營地早點休息
沒想到這段下坡的難度完全超越之前走過的任何路段
邊走邊看地圖,GPS游標幾乎沒在移動
體力早就見底了,懊惱沮喪之餘還要一直與長草危石奮戰

已經打算把頭燈拿出來準備摸黑
這時終於望見底下溪谷中的林道遺跡
差點就要趴下來哭喊謝天謝地 

再一段超級陡峭的碎石下坡,抵達大雪山的登山口,我的老天鵝呀,這恐怖的下坡地獄終於結束了 

營地還沒到,不能太過樂觀
不過總算是抵達了林道...眼前滿地凌亂巨石堆疊,林道在哪裡啦

這本來是200林道(大雪山林道)的支線:230林道(西勢山林道)
從小雪山遊客中心開始,一路蜿蜒至此,指標28.5K處的大雪山登山口
眼前這一段早已被大雪溪上游的土石沖毀,路跡徹底消失
右邊的森林中倒是隱藏的一個注意落石的紅牌子,或可作為林道的見證。

往中雪山登山口要往左行
而右邊的林道一路遠去,從前可通往大安溪神木(34.5k)、西勢山,
過了一個fancy的西勢山隧道後,更可一路通往火石山的山腰,總長度達63公里。

大安溪神木耶,大安溪神木
台灣已知最大的樹就是它了喔 

這些石頭當時被沖下來時場面一定很驚人 

破碎溪谷,巨石隨興擺佈,旁邊一塊就像房子大小 

也不知道是怎麼走下來的 

重裝背在身上,步伐早已搖搖欲墜了
此時還要應付這種不容閃失又漫長無盡的巨岩地形
真是欲哭無淚 

從左邊接回沒被沖毀的林道,你不知道我看到那片平坦地時心裡有多激動 

先繞過一個瀑布,旁邊是大雪山登山口的另一指標 

清泉石上流,康莊大道就在眼前了,這瀑布水潭也越看越可愛 

但是走過來有點驚險...天上橫著鋼索,不曉得是以前的電線還是什麼

終於走上230林道,這平坦的地形才是林道該有的樣子嘛,芒草多了點也無所謂啦 

28.5K處的營地空間,可以到剛才的瀑布取水 

中雪山登山口位於林道26K處,距離大雪山登山口只剩兩公里多
林道上寬敞好走...應該吧林道不都是這樣嗎...
雖然時間近晚,接下來應該可以安心輕鬆慢慢走了
吧?

另一片營地,28K處 

旁邊有倒塌的工寮,為「28K工寮營地」,離水源遠了點 

精神渙散地走著 

然而這條林道並不容得一絲懈怠
沿路崩塌不斷,亂石阻斷去路,得一再高繞通過不安穩的碎石坡
更不用說長年荒廢後入侵的植被
落磐、芒草、咬人貓
就是230林道的三大名產了 

高崖上的碎石岩屑之路,四周都是尖銳板岩碎塊,底下是無可救藥的峭壁,我不知道我來這裡到底是幹嘛的 

天色晚了,前程茫茫,這兩公里不知道要走多久,看個風景好嗎,大雪山的夕陽 

路上小崩小塌不斷出現,相機也沒力氣拿起來了
唯有這個比較大的崩塌地要特別記錄一下

其實也不是很難走
但就是走起來讓人很難過...很想哭...
為什麼到了最後還有這種東西 

這不是幻覺吧,來到中雪山登山口營地,今天真的可以結束了 

立著一根大白木的營地 

林道26K處,中雪山登山口,這是明天要挑戰的百岳,
現在腦袋恍恍惚惚,背包放下,身體輕飄飄的,站著都很難了 

大白木下有個淺潭,是營地的活水源

其實比較大的空間還在後面,有一面慎防火災的鐵牌 

這一帶地上較乾燥,似乎更適合紮營的樣子,但大家都不想再動了 

晚間煮食煮水
夜幕籠罩,林道陷入無邊黑暗
樹上傳來陣陣騷動,頭燈往上一照,有隻白面鼯鼠攀在枝頭,居高臨下看我們在吃什麼好料;
收拾爐具時旁邊又突然襲來排山倒海的驚人聲勢
驚恐往黑夜中探照,兩個亮晶晶的眸子靈巧閃爍著
原來是賊頭賊腦的黃鼠狼。

牠一直想往帳篷衝來,頭燈一打又退回草叢中
邊煮水邊與之周旋
不知不覺也拖磨到夜半時分。

 

雪山西稜

路線圖:


高度圖:


第四日高度圖:


行程表: 

原文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