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百年前的畢業旅行 催生台灣第一位山岳攝影師

發表於2018/06/21
1,262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2018-06-20 23:02聯合報 記者陳宛茜╱即時報導

現代人畢業會到照相館拍畢業照留念,但百年前的畢業生怎麼拍畢業照?日治時代中後期,台灣中學畢業生流行到玉山(當時稱為「新高山」)畢業旅行,甚至因此吸引攝影師把照相館搬到玉山山下,專門接拍「登頂畢業照」的工作,從而誕生台灣第一位山岳攝影師。

國立台灣博物館、國家攝影文化中心合作的「光影如鏡—玻璃乾版影像展」今天開幕,展出9位早期具代表性攝影家於1905至1940年間拍攝的玻璃乾版影像作品,為首次集結台灣早期玻璃版底片影像之專題展。展中一張攝於玉山南峰的青年登頂照,讓那一個時代特殊的「攻頂」畢業旅行顯影。

這張照片的攝影者是方慶綿。方慶綿公認是台灣第一位山岳攝影師,在世時登玉山超過三千次,人稱「新高伯」。剛出道時,方慶綿在日人開設的「臼井寫真館」當學徒。1927年,館主臼井直義勉勵方慶綿自力營生,指引他到嘉義打天下。

日本統治台灣後,發現玉山比日本第一高山富士山還高,於是取名「新高山」。日治時期中後期,新高山步道完工,加上政府鼓勵登山,掀起了一股攀登新高山的熱潮,當時中學以上的畢業生,多以攀登新高山作為畢業旅行。當時登玉山的主要方式,是從嘉義搭小火車上阿里山、換搭眠月線到塔山入玉山。

臼井認為,嘉義那裡既有高中,又是阿里山的玄關,很適合寫真(攝影)業者發展。方慶綿遂從家鄉集集來到到嘉義元町五丁目(今中正路一帶)開設寫真館。當時,他佇立在二通街上,看見新高山(玉山)的雄姿遙遙在望,便以「新高」為寫真館命名。

每年三至四月阿里山櫻花盛開、五至九月學子畢業旅行攀登新高山時,就是寫真館外拍的旺季。方慶綿大半年都住在阿里山上的旅館,乾脆把戶籍遷到阿里山上的旅館「櫻花園」和「阿里山閣」。

爬玉山的前一天,方慶綿會先進駐「鹿林山莊」待命。第二天大清早三點,他戴上登山頭燈,穿上二指牛鼻鞋,身帶懷錶,再揹起器材重裝上路。他總是先到祝山拍觀日出的客群,再前往玉山拍攝登頂的畢旅青少年。這張照片便是方慶綿於1940年代拍攝寶斗青年團由南峰攀爬玉山的影像。

台博館館長洪世佑表示,台博館現存7700多件早期攝影及文化資產。其中玻璃版底片就是相當珍貴的藏品。台灣氣候高温潮濕,無論是玻璃乾版底片或膠卷影像,均極易受環境影響而變質,尤其玻璃易碎裂特性,能完整保存這批珍貴的玻璃版底片原件實屬不易。

文化部常務次長李連權表示,文化部自104年起,以「國家攝影資產搶救及建置攝影文化中心計畫」作為開端,並於去年前瞻計畫「重建藝術史」部分納入攝影文化,現正進行盤點作業,期透過攝影資產徵集、調查研究、保存修復,讓台灣各處珍貴的攝影資產重新顯影。

台灣早期山岳攝影師方慶綿拍攝的「寶斗青年團與岩田玉一領隊玉山合影」。圖/台博館提供

資料來源:udn聯合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