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世界巨峰的台灣人-樂天派登山家 呂忠翰

發表於2018/06/19
4,361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讓我們先用短短一分鐘的影片,認識這位樂天派登山家 呂忠翰(阿果)的簡介,以及他的冒險精神吧!

(攝影、剪輯/丁盼寧、曾于甯)

八千米-兩座玉山疊在一起的高度

你爬過玉山嗎?是不是有點累、有點喘呢?那麼你能想像攀爬所謂的八千米巨峰,也就是兩座玉山垂直疊在一起的高度嗎?

自從1953年,人類第一次成功登上聖母峰(海拔8,848公尺)以來,來自世界各國的頂尖登山家,便有不少是專門以攀登全球14座海拔高度超過8,000公尺的巨峰為目標。

在台灣,也有幾位以攀登八千米巨峰為目標的登山家,今天我們訪問的阿果,正是全台灣唯一一位成功攀登四座八千米巨峰的登山家,分別為迦舒布魯II峰(海拔8,035公尺)、布羅德峰(海拔8,051公尺)、馬納斯魯峰(海拔8,163公尺),以及南迦帕巴峰(海拔8,125公尺)。

八千米,是什麼感覺呢?

在海拔三千公尺,也就是台灣大家熟知的百岳高度,含氧量約為平地的70%,而到了八千公尺,含氧量則為平地的30%,因此不少攀登家都需要額外攜帶氧氣瓶,甚至是需要聘請當地的協作專門以人工運送氧氣瓶補給的方式來攀登八千米巨峰。而不得不強調的是,阿果本人始終堅持以不使用人工氧氣的形式攀登。

(圖/丁盼寧)

眼前這位擁有燦爛無比笑容的人,正是阿果!訪問當天,光是在從遠處慢慢走向他,便能被他飽滿的活力與自在無比的樂天精神給感染。

阿果,本名呂忠翰,今年35歲,從小跟著舅舅爬山,培養出對登山濃厚的熱情,也曾跟著台灣原住民登山,因此他的登山風格融合了多種風格,包含傳統式登山法以及原住民的登山技能。


他曾獲選為「歐都納八千米遠征計畫」隊員,成功攀登兩座八千米巨峰,且每年都會出國攀登14座八千米巨峰。
目前則為全人實驗中學的專任登山與探險教師,同時也是全人創校時期的畢業校友。每年帶領數十位學生登山,並在過程中讓學生自主學習,帶領學生體驗冒險精神。

隊友墜落搜救全記錄-活著,雖然是困難的,卻也看見生命的韌性。

讓我們來聽聽阿果曾在八千米拯救墜落隊友的經過吧!

時間來到2013年,當他與隊友黃文辰剛創下台灣首攀世界第13高峰-迦舒布魯II峰(海拔8,035公尺)的紀錄,卻在下徹途中驚見隊友墜落!眼看著隊友沿著雪坡不斷向下翻滾,最後消失在雪白世界裡。
「他一路向下翻滾,經過我的時候,眼神還緊緊地盯著我。...難道這就是所謂的人生嗎?」阿果回憶當時的驚險瞬間。(描述這句話的當下,阿果的臉上依然掛著迷人又燦爛的笑容!)

幸好阿果馬上就回過神來,憑著對地形的熟識判斷出隊友可能出現的地點,並以最快的速度接近隊友。
沿路上阿果思考著各種可能性:
可能性一,找不到隊友。
可能性二,找到隊友,但是已經離開了。
可能性三,找到隊友,且還活著!

你們覺得哪一種情況是最理想的呢?
或許我們會說,當然是可能性三呀!人還活著,就有希望嘛!
然而,對於已經順利登頂,且在海拔八千公尺待了超過十小時的阿果則坦言,在雪白的世界裡,由鮮紅色的一攤血中看見尚保有一口氣的隊友,這個情況對當下的他來說才是最艱難的。
萬一隊友在他眼前離開呢?

萬一隊友在他下山求救時離開呢?

萬一陪在隊友身邊,最後兩人一起離開呢?

儘管種種的生死關卡在眼前,當下的他其實沒有太多可以掙扎的時間。他在第一時間即開始在雪地挖出一個雪洞,以便阻擋疾風帶走隊友身體的溫度。確認隊友處在當下最佳的狀態後,他便開始尋找無線電向基地營求救。偏偏這個時候才發現,無線電不在隊友身上!無線電很可能是在墜落的過程中也一起掉落了。

「幸好我從小到大,視力都非常好!」眼前的阿果笑嘻嘻地跟我說,我這才從驚險的故事中稍微緩和緊張的情緒。

阿果在遠處的雪坡中看見一個小小的黑點,他花了好一番力氣接近,幸好那就是無線電。他趕緊用僅存的力氣將情況回報給山下營地,並要求救援。

這時候的阿果,眼前能做的事都做了,接著來到第二個關卡:

是留下來繼續陪伴隊友(同時讓自己持續暴露在七千米死亡禁區)?
還是靠著僅存的一點力氣,快速下山通報搜救隊呢?

阿果與隊友前一天深夜出發攻頂,於清晨順利登頂。而當阿果安置好隊友、求救完畢後,時間已經到了傍晚,天色再度暗下來,無線電的電量也漸漸耗盡,四週一片寂靜,沒有任何搜救隊出沒的現象。阿果身上的水與糧食皆以用畢,只剩下兩條能量糖漿... 

                                                                (圖/呂忠翰臉書)

此刻,他理智地為自己設立一個停損點。根據自身體能,阿果評估他最多僅能陪伴隊友等到凌晨03:00,因為他必須預留自己下山的體能,且他需要活得好好的,才能讓搜救隊精準地知道隊友的位置與情況。

時間過得很慢,也很快,阿果不斷提醒自己專注在兩人的狀況,竭盡所能地與隊友對話,不時將昏迷的隊友搖醒說說話,最後時間總算逼近03:00....

正當阿果要起身,打算爬到更高的地方,環顧四周是否有搜救隊出沒的時候,「就著麼剛好,我抬頭向下探去,同一時間,一直埋頭加速前進的搜救隊,正巧也停下來向高處望著...」說到這裡,阿果燦爛的笑容再度出場,眼神裡充滿著愛與希望,眼裡散發著彷彿回到當時那種接近重生的光芒。

阿果知道與隊友獲救了,此時剛好天也亮了,超過24小時沒有睡覺的阿果,這時才真正放下心中的大石頭!

「我那時剛好想上廁所,便對著日出的方向解放了一下,內心感到無比平靜!」


一位十分保守的登山家

雖然這是一個相當驚險的故事,但是阿果本人卻是一個相當保守的人。
「目前我在面對山時,還不想靠中樂透的感覺一樣,有就有,沒有就沒有這樣子去登頂。」
所有自己能控制的因素,阿果都會確保100%掌握好,除了平時極度自律訓練自身體能、累積高海拔攀登經驗之外,攀登策略上的安排、山區的地形、氣候與撤退路線、行前規劃、裝備安排、天氣、保險、留守、醫藥、心情、風險管理...等一切變數,都由阿果親自控管。甚至連不能掌握的因素,如:天氣、運氣與意外等各種可能性,阿果也會一併考量進去。

「我通常只會有三成的運氣(天氣一成、路況一成、外來的意外一成),確保自己友七成的把握,才會去投入勇氣面對山。我個性比較保守,我希望很多事情都是要能控制的,不管是心理上,還是身體上都是如此。」畢竟面對山,人類總是渺小的。

(圖/呂忠翰臉書)

所謂的冒險精神,就是一顆又一顆的果實。
阿果將每次的攀登經驗,都視為一顆果實,阿果相信勇氣與冒險精神是可以透過經驗慢慢累積而成,而這股力量總是能在阿果碰上難關的時候拿出使用,克服難關;阿果的果實,可以分享給身邊的人們,也同樣可以從身邊的人們獲得果實。

我們不像阿果一樣,我們一生中或許不會嘗試攀登八千米巨峰,但是阿果那股保守的冒險精神、竭盡所能掌握自己的生活的態度,仍然是值得我們學習的好對象。最棒的是,我們也跟阿果一樣,可以將每一次的經驗化為一顆顆的果實儲存起來,以便在需要的時候拿出來使用!


最後,讓我們一起來欣賞阿果於2017年成功登頂八千米巨峰-馬納斯魯 (海拔8,163公尺),世界第八高峰的紀錄片囉!
                                                                 (剪輯/陳孝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