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大學生山難父母求償 高院逆轉判南投消防局免賠

發表於2017/12/27
10,086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2017-12-27 11:23聯合報 記者蘇位榮╱即時報導


大學生張博崴2011年攀登白姑大山卻失蹤,南投縣消防局搜救51天未果,黃姓山友沿相同搜救路線,約1小時就發現張留下的蹤跡,並循跡找到遺體,張的父母提告請求國家賠償,台北地方法院判決南投縣消防局應賠267萬元,高院今天上午宣判大逆轉,判決南投縣消防局不用賠償。

中山醫學大學應用外語系學生張博崴,2011年2月27日攀白姑大山,預計2天1夜,隔天下午打電話給女友說「我好像迷路了,但應該可以走出白姑大山」;但女友到了深夜11點仍見不到男友,趕忙通知張的父母。

張的父母指控,南投縣消防局接獲報案後,遲至隔天才派員搜救,沒主動向民間登山救難團體求助,51天的搜救漫無章法,是政府機關怠忽執行職務,才讓迷路的兒子無法及時獲救、失溫休克死亡,顯有過失。

張家律師認為,消防局的指揮就是「沒有指揮」,沒有最低標的標準作業程序,漫無目的的撒網搜山,GPS技術不去好好使用「沒搜得不搜,搜過的一直搜」,黃姓山友的搜尋路線一般人都可以去,但消防隊員卻沒去搜,南投縣甚至拒絕台中市的援助,已違反善良管理人應盡義務。

張父說,夫妻結束了事業投入面山教育,他們要讓國家知道搜救系統失靈、組織反應低落、政府也無檢討之心,並認為山難檢討應比照空難報告。

南投消防局委任律師表示,在八通關、水漾森林兩起山難事件中,消防局也曾請黃姓山友來協助,但一樣找不到受害者,張博崴事件中,全國最會搜救的團體都來了,搜救沒有延遲;黃之所以能找到張的遺體,不過是因為排除別人已搜救的地方「踩著別人的心血」而尋獲,不應以此批評消防局不用心。

張家律師則認為,個別山難沒有比較價值,本案之所以遭提告求償是因為南投縣消防局未按照搜救SOP,而非單以張博崴的死亡結果來認定它要負國賠責任。

大學生張博崴遇山難,父(右)、母(左)提國家賠償,並認為是搜救系統失靈、組織反應低落才讓兒子失去生命。本報資料照片 記者王宏舜/攝影

資料來源:udn聯合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