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逃命之夢-嘉羅北陵

發表於2017/09/21
4,209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編按:Dbt Wang為喜好古道踏查的資深山友,長年在台灣山林間探訪早已被人遺忘的歷史;健行筆記特別邀請他分享多年古道踏查經驗,這些深埋山中的遺跡,讓我們透過D大的鏡頭一起走一遭吧!


現今眾所周知的太平山,其實又稱為新太平,是民國時期的林場開發所建立,而日本時期的太平山林場則俗稱為舊太平。說到太平山林區,無論新太平或是舊太平,最吸引人的除了那參天古木之外,那就是太平山森林鐵路和索道的前世與今生了!

林鐵在平地段,從羅東、竹林站、歪仔歪、大洲、二萬五、三星、天送埤、清水湖、牛鬥、濁水到土場。 雖然許多路段已經被改建,車站被他用或翻新,但大致上都還能找的到其中的舊址殘跡,而山地鐵路的部份,卻是踏察的一大考驗。


舊太平的範圍到底有多大?

新太平的範圍大致上包含了現今的太平山公路、大元山線、往翠峰湖的晴峰線、蹦蹦車的茂興線以及獨立山段的錦峰線。而舊太平的部份除了近期的神代池以及加羅山神社已經被岳界廣為人知之外,其實對於舊太平是始於2014/9/7的巴巴社初探,這才得知原來舊太平的加羅山神社及舊工作站區是如此的曾經繁華。也是在那次開始,著手清理神社樓梯,將附近的舊瓶罐開始放在神社平台上供後來者觀賞,沒想到卻因此成為後續登山訪勝者效法的習慣。

然後在舊太平之後,也陸續開始走了十字路、堅木坪、見晴、姆尾等工作站。古道伙伴也曾在溯源白嶺溪時意外經過峽月及多聞溪工作站。其規模之大使得想要將舊太平地區林鐵及工作站調查一回想法油然而生。然而這一個想法使得我開始踏上這吃了不少苦頭的不歸路。


想去舊太平 只有六張資訊不一的地圖可參考

首先,太平山舊林鐵的相關照片,看來看去就是那麼十來張左右。背景清一色的都是一堆樹或橋或索道頭,可以參考的少之又少。最多的是舊太平,日向台的遠照可以供定位及看出工作站平面圖來。堅木坪的照片也提供了平面的位置,其他可供參考的資料少之又少。

再者,可以參考的地圖看來看去就是那麼六張…每張圖畫的路線還不太一樣!到底誰是誰非,那些林鐵又已成為了今日的水泥林道,往日的工作站、宿泊所到底在那…實在是個謎啊!這段過去真是令人又愛又恨,愛的是它曾經興盛繁華,恨的是每次去探都要走踢到想自殺的四季林道和不一定找的到的工作站,再加上芒草穿越到不要不要的…

所以想要踏察之前,要先了解所有林鐵和工作站的相對關係位置。在簡介行程記錄之前…就來說閒一下行前整理的資料吧。


行前資料準備 文長請小心

舊太平山主要的鐵路線和其間工作站分別為:

大留線
樫木坪-日向台下索道-大留-落合-追分-多聞溪

十字路線
樫木坪-十字路-神代谷-日向台-舊太平

加羅山線
舊太平-多聞溪-ブナハン

見晴線
見晴-ブナハン

門之澤線
門之澤-大嶺-牟霞-須古石

須古石線
源-源上-須古石-栂之尾-中尾-里尾

其中最神奇的工作站是峽月,彷佛沒有一段有記錄有林鐵可達,卻又是個不小的工作站,一直存在於日本時代和民國時代。接下來就讓我們看一下不同時代的地圖,和之間各工作站間的亂七八糟吧…隨著時代變化,林鐵的路線和工作站的變化是可以理解的,但實在也變的太亂了。

參考林清池依照太平山登山の栞所畫的圖以及宜蘭縣史館的太平山登山の栞原圖,首先既然是登山旅遊圖,那麼想必是比較晚期的路線圖。

其中我們先來看最令人困擾的嘉羅山北陵三線:大留、加羅山、門之澤線。

在這份日本總督府營林所出的太平山登山の栞,應該是屬於日治後期的地圖。首先他的大留線從土場出發一路經堅木坪,走連陵下線在日向台索道下方過土場溪上游後,在嘉羅北陵經過大留、落合、追分後,一路又過了白嶺溪到了多門山西北方後,再以索道接見晴端的下線(ブナハン),這段是很多份地圖都不太一樣的地方之一。

而加羅山線是從舊太平發車過土場溪,一路繞嘉羅北陵到多聞工作站後,再過白嶺溪到接到ブナハン。這裡也是有問題點之一,十字路線和舊太平線大致上是正確的,舊太平的確也有位於其下方的十字路線北向車道和南向加羅山線車道,位於神社下方不遠處的確也有往門之澤方向的車道,而門之澤線算是嘉羅北陵的最南最高路線,經大嶺後過加羅湖下現在的嘉平林道南線。

但是沒有經過峽月工作站!!

而根據喜久次郎的手繪圖,大留線和十字路線比較沒太大的不同, 然後峽月卻跑到門之澤旁邊去。我習慣稱之為見晴下線不見了…而多聞溪工作站仍在嘉羅山線上。


而根據這份比較早期的太平山事業地圖,可以看到新太平的工作站路線已經出來,所以應該是日治時期的後期的地圖。其中未見舊太平、門之澤,相對的只看到堅木平、十字路、大留、落合、多聞溪、見晴。


其中,大留、落合、多聞溪的相對陵線位置是有問題的,圖中的大留和落合比較像是登山圖內 落合和追份的位置,因為大留就在神代谷的陵尾對面。

由這張追分索道下運發送點可以推知,這應該是由加羅山線下運往追分,要經由大留線回到堅木坪的索道頭,也間接的證明了 追分工作站和索道線的存在。同時由此張照片和堅木坪等索道頭的照片可以得知,凡是索道頭因為有著鐵軌設備以及索道頭的架設和牽引設備等,都會需要比較寬的腹地。

這張是少見的唯二可以看到舊太平的全景圖照片。但是其中照片所說明的在舊太平右側隔一個溪谷的支陵即為日向台工作區。

太平山之歌, 可惜我不會唱

太平山小學校歌, 可惜我還是不會唱

圖中的鐵軌平台、辦公舍; 索道頭機房於2014-09-28及2014-10-05的踏察後都有被一一找出來

參考新太平山觀光順路圖


其中可以發現由見晴下線的(ブナハン-多聞溪-峽月-牟霞-須古石)第一次有登山路線把峽月串起來。而其中大留線只剩下落合和追分被追記,門之澤和源也被追記,當然十字路、堅木坪也是,是否意味著這是後期仍有留下來的較大據點?

這張由吳永華老師在桃色之夢內所提供的地圖,應該是參考林鴻忠、翁儷真2008所畫之圖而來,算是近代最完整、最依照現有圖資比例及溪谷陵線相關位置所套畫的一張地圖,然而其中有些點位仍有疑慮:

  • 首先堅木坪的位置絕對不在圖中的點位上,我們於 2014-09-28從堅木坪沿著鐵路走十字路線一路走上十字路工作站區。游箭竹海一路游到掛,可以肯定的是地圖上標定點只是段鐵軌,沒有腹地成為工作站。
  • 加羅山線到底是如日本圖中的從舊太平出發,亦或是桃色地圖中的由日向台出發?以海拔高度而言,門之澤比舊太平高約150M,日向台和舊太平高度相仿,而加羅山線也在相仿的高度約1500M海拔位置,所以日向台不太可能有一鐵軌不經舊太平,而是由舊太平的下方經過轉過土場溪到嘉羅北陵而成為加羅山線。舊太平的軌道離溪谷只有40米高…我們也曾下切溪谷去取水,之間已沒有任何鐵道了。而根據實地走訪的判斷,嘉羅山線和十字路線是在舊太平的南緣分岔而進,這段路跡是有被走到的。一者猜測過土場溪後為嘉羅山線,因為延鐵軌南向岔路水平段後月見路跡,而在岔路有另一段南向沿陵緩升腰繞,疑似為往門之澤的爬升鐵道。
  • 門之澤線直達峽月工作站,這是在所有地圖中第一次有的連結,雖然之前伙伴從峽月工作站走出,的確是走了一段日人路接上現在的嘉羅林道南線往嘉羅北池的山徑。合理的相信今日的嘉羅林道南線大部份和當年的門之澤線重疊,然而門之澤線轉南往大嶺和牟霞下須古石。合理的懷疑就是今日的嘉羅北、嘉羅湖接回四季林道過管護所後之字型處。那麼,峽月到底是什麼時候有索道經過的呢…為何日本地圖上都沒有呢?
  • 嘉羅山線和門之澤線之間有索道存在,而加羅山線和追分之間的那條索道卻是不存在的,這和日本地圖不盡相同。
  • 嘉羅山線過白嶺溪後一直可以到見晴下線,過溪處應該為多聞溪工作站,而和大留線用索道相連之處應為ブナハン工作站。
  • 另一個問題點是門之澤線有接到源工作站然後再到峽月,門之澤的海拔約為1700M,而根據太平山登山の栞的設施景點說明,多聞溪1538M、源1980M,而峽月的高度在1700M附近,鐵軌沒理由在短距離內爬升200M後又下降200M腰繞,而圖中的門之澤線又為等高線腰繞,實屬不合理。同時參考太加縱走成果報告P39,在1998M的地方有鐵道遺跡,這和源的高度相近,才有後來的源,因此門之澤線不太可能有經過源,那應該是須古石線。
  • 在太加縱走報告P44頁,在加羅北池有眾多的酒瓶,因此合理的懷疑是門之澤線的大嶺工作站。
  • 接著再來看看由臉友AY提供的太平山登山案內圖。

這張圖有舊時的圖也有臉友走過的路線,但也有一些問題存在:

  • 首先在十字路上,神代谷經地圖推測在神代山東南東陵下,不可能是圖中所標位置已經上了陵線,該處不應有林鐵。而日向台位置更為偏西,已經到了神代山左側,同時高度超過舊太平。
  • 而其加羅山線、見晴線、大留線,其間索道及多聞溪工作站位置則有參考桃色之夢及陸測地圖的畫法。

參考日治時期五萬分之一蕃地地型圖,可以看到只標出了太平山、神代谷、十字路。日治時期地圖雖然地型通常畫的不大準,但是其座標和陵線溪谷的相對位置和高度卻是準的令人害怕。

參考日治三十萬分之一台灣全圖可以看出,當時在十字路,舊太平,多聞溪是有駐在所的大工作站點位。


根據日治時期陸測地圖我們可以看出來,藍色的十字路線的和紅色的大留線的確是在神代山的東面山腰上走過,而十字路線到了舊太平後南進為須古石線,東進過土場溪為多聞溪線,而日向台則合理推測在神代山的東南東陵上。由圖中也可以發現,大留線大約在1200~1300M之間,嘉羅山線在1500M左右。

但是悲情的來了,看了陸測的多聞溪工作站和見晴,怎麼多聞溪是在大留線上,不是說好了在嘉羅山線上嗎?它過溪點怎麼又跟ブナハン連在一起了?到底多聞溪工作站是在大留線上還是嘉羅山線上?ブナハン工作站過溪點有沒有連到多聞溪工作站?這和先前的圖都不一樣,實在是個謎啊!!

這張圖更是說明了我的疑問:

  • 加羅北陵不是有三條線,怎麼只剩大留和多聞線?
  • 多聞溪工作站到底是在那一條線上?大留還是加羅山線?
  • ブナハン工作站到底有沒有和多聞溪工作站對接?
  • 峽月工作站為何孤身在那邊,沒有文章說明其有任何林鐵經過該點。
  • 見晴到底最後有沒有通到峽月?
  • 大留、落合、追分和加羅北陵的那三條林鐵線到底還在不在?
  • 日向台到底是在那裡?
  • 大留、落合、追分的位置又在何處?

看來不走一次是不可能弄清楚的,實在是謎樣林鐵啊!!


原訂計劃

就在張老師的大力支持之下,就有了2017年端午節四天走舊太平橫斷的想法。

原訂計劃是從新太平的見晴懷古步道到舊見晴,這段已經走過,然後續行到底過白嶺溪直接看能不能走到峽月,解決問題4和5,然後要就是走兩位老師以前走的日人路接回嘉羅林道南線(門之澤線),然後到嘉羅山北陵下切多聞溪工作站,看看到底那邊的林鐵路線到底是長的怎麼樣,這樣就可以解決問題1、2、3、6。

然後沿著大留線往日向台的方向走,就可以解決7和8,最後從土場溪上切日向台接回神代池從留茂安下來,真是個一網打盡的完美橫斷計畫啊!


修改計劃

隨著兩位老師因事情不能同行,比令因為農忙抽不出身,YC 沒有垂降等技術攀登經驗,雨勢不斷變幻,白嶺溪有可能水大無法橫斷,看了ABBY的記錄走舊見晴第一天也切不到白嶺溪…再加上人數剩五人,大家意志力薄弱,於是出發前決定走比較保險的路線:

D1. 四季林道->巨木登山口->嘉羅山南線 -> 土場溪源(C1)
D2. 土場溪源->嘉羅山南線->日人路->峽月工作站(C2)
D3. 峽月工作站->嘉羅山南線->嘉羅北陵->多聞溪工作站->大留線->土場溪(C3)
D4. 土場溪->日向台->神代山->留茂安

於是開始了這次為期三天的桃色之夢下集-逃命之夢。

在出發前,利用眾多的地圖以及高度、溪谷、陵相比對,做了V1版本和V2版本的各工作站的點位KML圖。沒想到因為V2製作的時間緊迫,出現了致命的失誤XD


D0
睡四季國小

D1
08:30 出發開車到登山口,碰到了山路三寶,會車倒車搞很久
09:10 抵登山口
09:40 整裝出發
11:40 抵達留茂安溪口午餐

這時開始下起大雨。領隊心裡苦…領隊心中很想撒…可是領隊不敢說。怡惠只是弱弱的說雨很大,領隊的品質有保證,所有隊員都沒有強烈的要求撤退…領隊心裡苦啊!同時這次又有新同學YC,不能撤退會被笑…這時心裡想,撒退不可恥,可恥的是撤退後變晴天,於是…

12:11 起走嘉羅林道南線接到巨木登山口續前行。
15:32 抵達土場溪源頭溪谷營地,這時一路大雨沒停過,臉上的都是淚水不是雨水。前年我們第一次來探路的時候也是睡在同樣的營地,營地都還在,也是端午節,也是同樣的下著大雨。而因為新同學YC第一次在這種溪谷紮營,所以我們把最好的營地留給她。可是她卻呆立了十分鐘…表情就像是說這是營地嗎?Are u kidding me?

營地海拔 1784M (TWD67  298013,2709588)


17:00 天氣很冷, 大概只有 20度不到又下雨,早早紮好營和炊事帳,煮晚餐配上升不起來的營火,大家練肖話到11時,把2升的清酒喝完後去睡。決定第二天早上要是出太陽就繼續走,下雨就撤退。同時也和龍恩弟兄討論了一下路線,決定明天輕裝去峽月工作站當天來回。


D2
07:10 醒來發現陽光灑進帳內,太好了決定啟程。
08:00 吃完早餐走出帳外,怎麼開始雲霧滿天,剛才說好的太陽呢?不管了,照走。
08:40 起走,營地下溯2MIN後接回林道(門之澤線) 往東進續行,前行3MIN遇一大崩壁。這是土場溪源右岸的大崩壁,約長30米。要於峭壁上小高繞。曝露感重,不算好走,但勉強能行。期開因為下雨同時穿溯溪鞋冰爪忘了上,還一度滑腳,幸好沒滑下去。0850通過該區。

10:01 大家在芒草中鑽的不要不要的時候,我一個轉身大喊,索道頭發現+1!!不過這個索道頭的規模很小,比較像是集材處的小索道頭,而不是門之澤線和加羅山線間的索道頭。

標高1822M (TWD67 298789 2709945)約在舊太平的正車方偏東,也就是在加羅山線過土場溪跨溪點支流的正南方。但是卻和桃色之夢上2008年土地圖中,門之澤線到加羅山線那條在日本地圖中沒出現過的索道線穩合。想必可能是民國時期建竹的索道吧,因此承認那條索道線+1!

10:16 過溪溝,標高1768M (TWD67 298927,2709973)
10:19 過崩壁,標高1748M (TWD67 298952,2709990)

11:10 一路沿林道腰繞東進,在標高1800 TWD299480 , 2710200的地方大家開始討論,覺得位於TWD299552 , 2708483的峽月是到不了,就算到了再回來也是摸黑啊。

雖然峽月是以前老師們溯溪時高繞走到的座標點,聽說很大(在看過堅木坪還有舊太平後仍說很大,那應該真的很大。)不過若是這次要去可能就要摸黑回程過崩壁了,於是大家決定改成下探加羅北陵直下多聞溪工作站,不過下切300米,不是太硬。雖然也解了些謎團,但是逃命之夢就此展開,因為從10:00開始,大雨就一直不斷的狂下,雨勢比昨天還猛。

11:26 在一陣子下切又鑽的不要不要之後,來到了標高1742M (TWD67 299602 , 2710297) 有一個2米半大落差不好下,憑著經驗一看就是林道駁坎,發現了一段橫腰林道。這就有趣了,這個林道有兩種可能,一是之前加羅南線的之字型支線,另一個是這才是真正的門之澤線。因為雖然門之澤線有很大一段可能和加羅山南線重疊,但也不可能完全重疊。所以這也是有可能高低有落差不重疊的一段。

林道邊坡上

林道合照


11:37 續下切來到標高1720M (TWD67 299715 , 2710196),又見一舊林道,每隔20米落差不等有一林道,因此覺得在加羅山北陵的寬地間應該在民國時期有之字型的林道才對。而一下切的期間也不時會看到鋼索。

11:41 續下切來到標高1695M (TWD67 299770 , 2710204) 又發現一條橫向林道,這時也發現一條孛道頭,於是確定這是一條伐林之字型支線。這裡有集材鋼索,從鋼索的延伸看來,是要把下面的材拉上來,走支線上加羅南線或是門之澤線運出去。

林道

鋼索


12:48 來到了標高1527M (TWD67 300190 , 2710353)這個位置,這個走向又發現了一條西北高 – 東南低走向的腰繞林道。打開手機的陸測地圖,恭喜老爺賀喜夫人,我走到了加羅山線上啦!這條林道確實存在,陸測地圖果然沒讓我失望,很準。照這個林道的腰繞緩下坡,應該是要一直接去多聞溪工作站沒錯。可是這時候開心過了頭,雨水太大的打壞我的頭…我看著手機地圖上我標示的多聞溪工作站在1495M的高度,就又一股腦開始往下切,我居然沒想到沿著林道走就可以到多聞溪工作站。我一定是腦袋被門夾到了當下。

12:55 已經在地圖上我V2版本點出來的多聞溪工作站上。說好的工作站呢?我是照陸測的位置點的,我一直都很相信陸測地圖…啊兩位老師傳說中很大的工作站呢?見鬼了。連個林道都沒有,只好跟大家說開飯,自己倖倖然的再下切去看看。

13:02 來到了標高1483M (TWD67 300344 , 2710409)只看到一個樹根和樹洞,下去一看,哇!大發現,又是一條林道,而且還看到一個埋在土裡完整的胖胖瓶!也就是說,看到瓶子離工作站就不遠了,拿出手機地圖比對,我站在大留線上,這條林道果然是從1250左右從大留一路爬升快到1500的多聞溪工作站!

太開心了,加羅北陵三線、門之澤、加羅山、大留線的確存在而且高度是正確的,這趟到這總算是有了些收獲。怎知仍然是處於一個頭被門夾的狀態,還沒發現問題點。怎麼沒看到多聞溪工作站呢?於是前後上下左右都切了有5~60米,都快到白嶺溪底,也可以看到對岸的林相了,卻什麼都沒發現,連瓶子都沒有,見鬼了…

在最後沿林道腰繞穿越時,看到一個小的人工平台如藍球場般大,應該是個會車或是工作平台,不應該是多聞溪,多聞溪沒那麼小氣。平台標高1490M (TWD 300319 , 2710416) 而這個平台很有可能是早期從大留線到對岸見晴下線ブナハン的索道工作平台。從地理位置、高度來看都很符合,同時也與日本時代地圖符合。

樹根

胖胖瓶

工作平台一景


13:50  回到大伙開飯點,下著大雨,大家將午餐和淚水一起吞入肚內。我則帶回了一個不好的消息,多聞溪沒找到。但我找到了大留線和一個小工作平台。基於這次的踏察,我已經搞清楚了,加羅山線沿著1500M等高線附近腰繞一直有到多聞溪工作站,大留線從1250不斷的慢慢爬升快到1500M,最後也會到多聞溪工作站,只是路線是不同時期開的,最後在多聞溪工作站匯合。所以大家畫的圖在嘉羅北陵段都是對的。

這時就在我還是開心於解開這個心中之謎的時候,怡惠弱弱的說:「廷元,我的手機GPS好像怪怪的,我怎麼定位都離多聞溪很遠…」於是我看了一下,奇怪?她的GPS怎麼離多聞溪這麼遠,差一個尾陵。於是我看了我自己的GPS,多聞溪點位…不會啊?在點位上啊?再看了一眼她的,再看一眼我的,再看一眼…他媽的,SHIT!SHIT!SHIT!

怡惠裝的是我V1版本的多聞溪工作站點位,我和其他人裝的都是我作的V2版本的多聞溪工作站點位,我定位的很準,可是V2版本的點位點錯位置了,差一個陵線啊!拿出陸測地圖比對,天啊!我絕對不承認我走錯支陵、我絕對不承認我端午節有來過太平山…臉上流的我確定不是雨水,是淚水… 

從事戶外活動以來最可恥的事件發生了,叢林穿越定位很準,可是那個位置根本就是錯的啊!怡惠啊,妳怎一不早點問啊?全隊的GPS只有妳的點位是對的啊!

於是就在時間不夠,大雨人停的前提下,很生自己氣的直攻硬上回林道,只花了1.25HR硬開300米上去,一整個氣啊!就差沒有切腹謝罪了。何況這次還有新同學參加,立馬被拿出了要求轉學許可,再也不來了。走錯路不可恥,可恥的是居然沒發現…XD

不過多聞溪的點位一修正確定後,這時發現所有的日本地圖都可以對起來了。多聞溪有大留線和加羅山線通過在那匯合,同時大留線有到ブナハン的索道工作平台,唯有峽月仍是個謎。

17:00 一路在大雨中逃回到營地。內心不斷的在淌血啊!
18:30 換完裝又是一晚在外帳下硬是要升火喝酒的夜晚,此時心如死灰,決定就此封山。明日已無力再探,決定直接打道回府。

D3
08:00 又是個有雨霧大的早晨
09:20 拔營回程不多說,一路狂走逃出這大雨區吧!
10:36 遇一林道旁獵寮,標高1625M (TWD67 297308 , 2709890)

11:10 到了原本認知的源工作站附近溪溝,但怎麼看都看不出來任何有工作站的跡象。後來回來才知道照著桃色之夢訂出來的點位是錯的。那邊高度1722M,源的高度在1980米,所以當然找不到,又是一次定位點錯誤造成的影響。以高度看源是在現在加羅湖登山路徑附近,不過卻在那條溪溝看到藍色玻璃碎片和一支完整的SAKURA BEER酒瓶。

於是在隔十米的另一小溪溝過崩林道時,發現存在於林道路基內的舊林鐵橋墩。原來啊!現在的嘉羅山南線蓋在門之澤線上,把人家日本時代的橋墩給埋了。以前是過橋,國民政府改成路,怪不得路被溪溝沖壞了。標高1722M (TWD67 296787 , 2709044)

 

11:30 在297100 , 2709800 附近看到了林道從旁邊有岔出去北向的舊林道痕跡,推斷為前往門之澤和舊太平方向的門之澤線在這邊和加羅南線分開。

13:54 在四季林道上每次都會看到一大片不知名駁坎,即知是庫霞駐在所不是四季薰,我想可能是兵營或是後來的原住民蓋的吧。標高1414M (TWD67 294266 , 709357)

14:20 出登山口


後記

唉…這次踏查是一次林道健行逃命之夢躲雨行,半個工作站都沒走到,只有確定了林道的存在和索道頭…實在是…不想承認有出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