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舊時歲月來時路-重回西拉歐卡古戰場

發表於2017/09/19
6,649次點閱
Facebook分享
Line分享
收藏文章

編按:Dbt Wang為喜好古道踏查的資深山友,長年在台灣山林間探訪早已被人遺忘的歷史;健行筆記特別邀請他分享多年古道踏查經驗,這些深埋山中的遺跡,讓我們透過D大的鏡頭一起走一遭吧!



踏查緣起

這一段路的踏察,是太魯閣戰役中很重要的一段。因為台灣總督佐久間佐馬太就是在攻打西拉歐卡的過程中遇襲,對於他是否在此次的受傷中陣亡也眾說紛云。但是對於走過這一段最重要的歷史古戰場及舊社,卻是很重要的一個里程碑。當然當時的討伐路線和越嶺道已經柔腸寸斷,因此這次將不走合歡古道的路線,而是準備由卡拉寶陵線下切,由溪底司令部的作戰路線O型走回西拉歐卡,再切回現今中橫碧綠神木的出發點。


踏查路線圖

碧綠神木到卡拉寶段路線圖

卡拉寶下開晉路線圖


02.02 啟程出發!

09:47 整裝完畢,準備從碧綠神木休息站旁產道而下


09:56 抵達流籠頭,在照完相後,由流籠頭後方山坡切上陵線,往卡拉寶上的方向前進

流籠頭

機具組

流籠下望卡拉寶及室島山,對岸左側為凱金溪谷,右側為托博闊溪谷


10:48 沿陵西進,遇第一岔路取左下腰繞,右岔為上卡拉寶山,在(289850,2674830)處遇第二岔路續取左岔南下沿陵往卡拉寶,右岔北側而來的沿陵上坡路為上卡拉寶山。

在第二岔路陵上休息


11:35  再次又到了小瑞士,抵達上卡拉寶。

12:00 抵達下卡拉寶流籠頭處吃午餐。

12:40 起走沿產道走到卡拉寶東南陵尾端,沿著國家公園新佈的防迷地線找到陵尾下切路。

13:03 開始下沿陵下切。

15:02 中途有切錯陵線,小腰繞花了點時間,後而走回正確的陵線;下切到合歡古道與續東南東方下拳背山的岔路口。

岔路口往北望去

岔路口往西南方望去


15:07 合歡古道沿西南西方前行十數米,就看到路旁的野狼125。這是第一次來探卡拉寶段魯翁吊橋時,夢中祖靈騎著來找我的那台野狼。後來才從田爸及林大哥口中得知,祖靈常常騎著這台野狼出現在很多山客的夢中,我不是第一人。

編按:D大曾在首探此處時,夜晚夢到一原民長者騎著野狼經過他的帳蓬,告訴他此處有捷徑可通往目的地;醒來後原不以為意,但後續實際探勘時,卻看到夢中長者騎乘的那台野狼赫然在路旁,非常奇妙的緣份!


15:12 續往西前行約200米,右側山坡出現大量的墾地駁坎,而在左側下方有一完整的獵寮;獵寮後方有一山徑往下,當時不知往何處,撰文時方知可能是當時下魯比合流點的舊路,也就是太魯閣戰役攻打卡拉寶社的路線之一。

 

 

工寮一景

 

墾地駁坎

 

駁坎前休息


16:52 續沿陵南南東下經拳背山,見太管處路標及岔路東下,不理,續沿陵最後下到開晉舊社對岸。見到了蔡光輝大哥祖先的木屋獵寮,當然還有那很美麗的酒瓶駁坎牆。

拳背山基點

 

溪底木屋獵寮

 

 

 

 


這裡是蔡家祖居地,稱之為馬哈告】,在太魯閣戰役時,為鈴木聯軍駐紮的營地平台。

 


17:15 過溪到對岸平坦卵石地紮營,結果沒想到原來我們紮營在開晉舊社社口的竹林正下方。當時不知道,所以也沒有祭拜祖靈,結果一整晚作了很怪的夢。夢境中到了一個國小,在參加運動會,我在幫很多原住民小朋友訓練繩索系統架設和攀繩的課程。整個晚上都很忙,完全沒有睡好。事後才知道原來睡在舊社的正下方門口處,開晉社據說在日治時代有蕃童教育所和佐佐木佐馬太的神社,怪不得我會跟祖靈們在國小開運動會。

 


02.03 最精彩的一天來了!開晉-溪底司令部-西拉歐卡


07:30 起床 0:30 往上方開晉社一探,除了少量駁坎和大量的芒箕倒木之外,已難已再尋及任何舊跡或舊道。除了在下來的時候才發現舊社入口處的竹林,正好是我們帳篷尾冒的正上方,難怪昨日可以因此被祖靈發現,抓去運動會當義工…

10:30 開始沿塔次基里溪下溯


11:40 在(292000,2673000)溪谷右岸有一河階平台,落差約12~15米,在沙卡亨舊社下方的河階平台處就是溪底司令部舊址,爬上去看果然看到了好大一片的平台和長長的駁坎長城。 往南走去,除了看到不少舊帳篷的石堆地基外,也沿著駁坎走出營區,看到那舊時從開晉社沿塔次基里溪右岸走來的舊路,不過沒多久路就斷了。沿著駁坎走了一圈,很清楚的看出了營區北端面西拉歐卡的雙層駁坎,門口及哨兵站等地型。當然也在營區的西北側駁坎下方很容易的找到了被推倒的佐久間佐馬太總督露營之跡石碑。同時也在營區看到了日本人的最愛,當時種來用來思念家鄉的櫻花樹。


在比對了古今照片和實地的走訪之下,畫出了溪底司令部的分佈位置推論圖。現已不存在,當年即由塔次基里溪西岸的鈴木聯隊跨過溪谷到溪底司令部的重要橋樑。至於為什麼會叫做「世良岡橋」? 因為他的日文發音和西拉歐卡(橋)很像。

「セラオカフニ」溪底非常通信所     

「セラオカフニ」溪底軍司令部炊事場

溪底軍司令部總督幕營

「セラオカフニ」溪底討伐軍軍醫部

「セラオカフニ」溪底患者集合所

 

溪底司令部就在那河階地最上方的樹林內,在一片九芎中藏著幾株櫻花

 

 

營區北門口

佐久間佐馬太露營之跡石碑

 

 

 

  

 

營區北角哨兵坑

 


13:00 過溪於西岸大石頭下躲太陽吃午餐

14:05 來到(292000, 2673250)支流處,往塔次基里溪下游看去,水量不算小,沒有把握溯到西拉歐卡舊社主陵尾上切,因此決定試著由西北向小支流上溯和再切向西拉歐卡社。沒想到才上溯不到5分鐘,就看到一瀑布不是很好繞。事後比對太魯閣戰役寫真帖才知道,原來這個瀑布還是當時日本人的景點之一

 

總督過溪,同一顆石頭

支流處往下游望去,很多地方都要游泳了

 

無名溪北支流上游7米瀑


14:20 最後決定由支流北岸尾陵上切北上西拉歐卡主陵。上切之後發現好走的之字型山徑。其中雖有瘦陵,但一路好走。事後才發現原來這個之字型的路是當年的日人作戰路線。大家也都是走同樣的路線上去,時隔百年不一樣的目的,不同的兩群人卻走在同一個路線之上。

就是這個陵

 

 

 

 


16:00 一直走到到西拉歐卡社下方20米處,接一平坦谷地及駁坎,於是往西腰繞過谷地後,再北上上爬一高約5米之駁坎牆,赫然接上合歡古道。古道上馬上看到一道很長的駁坎牆,沿牆往東北走去,就會看到一個駁坎入口及水泥水槽,裡面就是西拉歐卡社啦。真是意外也很漂亮。

 


16:30 在西拉歐卡社做巡禮,除了有看到軍官用小便斗器的殘跡,找到了一半在土裡的石磨,發現了一口古井。同時也找到了疑似升旗台和一些鐵具,酒瓶,磁器等。由於天氣不是很好,大家就紮營成一個口字型的營帳分別入睡。不過這一晚又是不太平靜,先是我們睡墊完全的被剌破,整晚很冷沒睡好。但也因此沒有碰到祖靈的召喚。小P整晚被一群祖靈盯著。事後比對照片以踏查畫出來的預想圖,她剛好睡在中央走道上擋住了大家的去路,怪不得有一群祖靈住在路旁看著她睡覺。

 

日本軍官小便斗

 

 

石磨

 

 

 

房子地基

 

水塔

 

古井旁的貞子

 

 


02-04 西拉歐卡-焦土山主陵-碧綠神木

0930原本以為今天是個一路爬升的缺水行程,沒想到早上起來就下大雨,所以早餐的水就有了,從西拉歐卡的門口的陵線拾坡而上。

1015 沿路除了看到駁坎和一些石葬群外,忽然看到一個香爐和倒掉的石碑基座,這個和總督露營之碑有些像。於是看了看右側山坡,下面有石碑,走下去一看上面寫著『大正XX年 故花蓮港廳警手-莫那亞高之墓』這是在太魯閣戰役之後死亡的警手,看名字像是原住民,可是他是警手同時碑又被推倒,應該是對日本人有功但又被原住民厭惡之人。可是在史跡上完全不知道這號人物到底作了些什麼事。實在是意外之獲卻又一頭霧水。

註:莫那亞高為西拉歐卡社頭目,並擔任警手,受當地人景仰,也常接待到訪田調學者。逝於昭和九年十月二十日,三十一歲。西拉歐卡駐在所以破除族人迷信為由,於昭和十年六月二十日擴大舉行【故花蓮港廳警手莫那亞高之墓】落成式。參考金尚德 百年立霧溪P234

 

 

12:46 於接回主陵下方50米處用午餐休息。

15:46 終於回到了碧綠神木流籠頭了。

三天二夜,終於完成了一次O型的史詩路線及舊社的探勘踏察。